渤海小说 > 玄幻小说 > 谋杀魔法少女 > 29 猎人
    听着魔法少女猎人所说的话,小林樱的脑海里有一瞬间是空白的。

    她似乎是想错了什么东西,这种反应,并不象是魔女之王的信者会有的表现。如果说刚才的那个邪灵,还有对方口中那个叫做赤铜的魔女都是魔女之王的信徒的话,那么,这个家伙看起来只是想要得到未来最强的魔法这一点而行动一样。

    甚至,在某个意义上这个家伙似乎是觉得自己好像是拯救世界一样--虽然,这一点看起来是非常微弱,但是,至少这个想法是存在着的。

    “所以,可以去死吗?不,应该是请一定要去死。如果魔杖的主人不死的话,相应的魔杖就是被得到了这也是没有办法使用的吧!所以,你不可以活下来。”

    把枪口对住了雾彩的脑袋,在这个射程里,自己的射击是没有可能射失的。

    和之前那些只是架起了魔法强化枪械,然后在这里遥控器进行射击的攻势完全不同。

    在这个射程之中,用魔杖来进行射击,对于她来说这是最强的攻击。

    因此,现在的话,自己已经是可以肯定地得到了胜利的吧!绝对的,真实不虚的胜利。确定了这一点,未来最强的魔法将会成为自己的一部分,意识到这一点和自己的距离只是相差最后的一步,甚至已经可以说得上是贴近了自己的脸颊一样,整个人就没有办法控制地HIGH了起来了。

    从这个时间开始,雾彩已经忘记了自己死去了多少次了,不断的启动着时间炸弹,不断的在这个致命的时间点之中战斗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尽头,【不可置之门】里也是累积着各种各样的东西。

    有的是魔法少女猎人的眼睛,有的是自己的残肢,有的是落地的弹壳。

    各种各样的杂物,这是发动了无数次魔法的证明。

    记忆里留下的是和既视感没有分别的,宛如是虚无一样的记忆。

    唯一的证据,证明自己到底进行了多少次的死战。

    也许是拥抱着这样的想法吧!雾彩不断的收集着在自己死去之前可以得到的东西。也许是宛如是天意一样的潜在意识当中,它也是希望自己可以记下来这个宛如是永劫的轮回里到底发生了怎样的事情吧。

    就好像是结绳记事一样。

    最终,一个通向永劫终结的东西出现在雾彩的魔法空间(内库)里。

    一把看起来是古董手枪一样的东西。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因为记忆什么是不存在的。

    但是,这是空间里突然之间得到的武器,肯定是有着什么意义的吧!

    而且有着一种好像是曾经用过的感觉,大概只是错觉来的吧。

    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的吧,我的魔法,对于所有人来说,都应该是未知的事情吧!

    特别是这个把被毁灭的时空里把残留物取走的能力。应该是在自己没有办法观察到时间当中,在死亡之中实验出来的能力吧。

    到底死去了多少次,雾彩没有办法回答,在这个时候的她特别感谢自己的魔法没有给自己留下死亡的记忆。

    不管那是多么残酷的战斗,世界也好,自己都不会记得,最终,平静的日常会在自己都没有办法想起来的残酷之中到来。

    即使没有办法想起来,但是,对于这个邪恶的魔法少女,雾彩的内心里充满了愤怒,她的内心里是第一次诞生了想要杀死他人的渴望。

    如果说杀死小林樱的想法是来看于对于平静生活的渴望的话,那么,现在杀死魔法少女猎人,这种想法的来源就是,她真的是因为想要杀死她所以才要杀死她。

    “嗯?手枪吗?竟然带着这样的东西吗?不过比起这种小玩具而言,我还是更加想要看到你的魔法到底是什么一回事,毕竟那是将会属于我的东西。千里眼给我看到的未来,我看到你的魔法到底是怎样强大的。但是,我还是想要看一看,你现在的魔法到底是怎样的,魔法在越是初阶的时候,那么,就越是可以看得清楚魔法的本质到底是什么一回事来的吧!”魔法少女猎人看了一看这个场地。

    魔剑系的魔法少女,这不管是怎样的魔剑,都必需要是近距离战斗的。

    而现在的射程,自己的【魔弹射手】可以完美地在对方来到自己的面前之前杀了她。想要保护魔女之王的人间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这个魔剑使就是以这一点来行动的吧!

    在邪灵的殿堂之中,魔法少女猎人看得非常清楚,所以,只要雾彩在自己的射程之内。同时,魔剑使并不在自己的直接攻击范围之内,那么,胜利就已经是可以肯定的事情。

    对于雾彩的手枪,魔法少女猎人并没有在意。以魔法少女的再生力,以及是咒力强化的关系,就算是正面被击中了也好,这也不是致命的伤害。因为,魔法少女这种东西就好像是僵尸一样,只不过是活着的,拥有着呼吸,心跳的活尸而已。

    就算是脑袋被击中了,大脑被弄碎了也好,心脏被击穿也好,这些东西也是没有太大意义的。

    虽然一定会很疼的,但是,只要魔杖没有被破坏,并且咒力还没有用尽的话,那么,魔法少女就是不老不死的,就算是受到了怎样的伤害也好,那么,这也是没有所谓的,甚至只要是没有影响战斗力的部分,在战斗结束之后,用恢复生命力的邪灵又或者是魔女之卵来解决消耗的咒力,那么就什么问题也没有了。

    除非,雾彩的手枪是类似自己制作的魔法枪械,不然的话就算是被贯穿了大脑,也不是致命的。

    对方的魔法没有这种东西。魔法少女猎人知道的。

    “想要开枪吗?那么来试一试也没有问题,你的魔法不是魔弹系的,所以,那应该就只是普通的手枪吧,虽然我也是刚好有有这把枪啊,那么,看看我们谁的开枪速度更快呢?”也许是因为肯定对方已经什么手段也没有的吧,所以,猎人小姐抱着轻松的心态,就好像是在娱乐一样的享受着对方什么也做不到的表情。

    没有比起这更加愉快的事情吧!她这样想着。

    然而,突然之间,她好像是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对劲。

    【这把枪……不是和我的是同一个型号,那根本就是我的手枪啊……可以,为什么对方会有的……明明我的手枪还是在我的身上。】

    魔法少女猎人突然之间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抱着娱乐的心态的她已经失去了先手。

    在枪声响起之后,魔法少女猎人的腹部被贯穿,属于【魔弹射手】魔法流入到她的身体。

    不可能会免疫自己的魔法的,就好像是被自己的魔剑击穿的话就肯定会死。

    被雾彩用魔法强化手枪在正面击中了的魔法少女猎人,自身也同样会受到魔法所产生的毒素而被杀死的。

    从被贯穿的伤口开始,周围的血肉被转化成为某种象是煮烂了的肉冻一样。

    为什么这个家伙会有自己的武器啊!抱着这样的想法,意识消失在黑暗之中。

    这个家伙绝对是一个笨蛋来的,看着被魔枪所击中,而失去了战斗能力的魔法少女猎人,雾彩的心底里这样想着。

    被击中了的部分已经被转化成为了某种看起来和煮烂了的肉冻差不多的东西,而且这也没有办法成为支撑他人的部分,因此,雾彩看着她的身体就这样裂开了两半。

    “超速再生吗?”

    虽然魔法少女的咒力可以维持魔法少女不死的力量,以及是完成身体的再生,但是,达到这种以肉眼可以看见的恢复速成,显然不是正常的反应。

    小林樱这样看着对方,从这种魔法的反应当中,她明白到了所谓被击中了就会死去的理由到底是什么一回事了。

    弹道修正,肉身崩坏,魔力失控。

    这些大概就是被击中了之后会发生的事情吧。因此,对方看起来就算是有着超速再生的魔法,但是一边再生的时候,她的身体同样也是出现了错误而崩溃着。

    可以说,再生的魔法甚至加快了她崩坏的速度。

    已经没有办法活下去了。小林樱这样想着。

    也就是说,想要从这个家伙的口中得到情报,那是没有可能的事情了。

    关于对方口中的【未来视】魔法少女,千里眼,现在的话所有的事情就好像是回到去原点一样。

    不过,混合魔法吗?连魔法少女的本身也是可以一击必杀的魔法吗?

    一般而言,消灭魔法少女需要的是,通过破坏对方的身体,加速咒力的消粍,最终使得魔法少女的寿命全部花光了,这样才是正常杀死魔法少女的方法。

    没有办法无限地再生,不管是恢复也好,还是使用魔法也好,都是使用着自己已经没有流动的可能性的寿命为原料的。

    象是魔法少女猎人这样的魔法,只要被击中了作为魔法少女的自身就会死去。不……这应该只是针对着一般的魔法少女吧。

    所以,是新人猎杀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