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小说 > 玄幻小说 > 谋杀魔法少女 > 27 我到底死了多少次?
    【但是,不是这样的啊!不被他人所看见,是因为我根本就没有人类的身体,就好像是世间万物之中,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能从肉眼里看得到的吧!】

    【然而,你是不同的,你是特别的,你拥有着他人没有的才能。不是在属于现实世界的凡人所拥有的才能,而是天生就和凡人不同的才能。能注视到我的你,是不同的。如果是你的话,现在的内心里充满了痛苦的你,就算是被选中成为“魔法少女”,这也是可能的事情吧!】

    【魔法少女?】

    【也就是我的敌人,同样也是曾经的我所拥有的身份。现在的我,是魔女,是赤铜的魔女。所以,选择吧!是想要成为我的朋友,还是我的同伴呢?】赤铜这样问道。

    【如果我选择成为魔法少女,你会杀死我吗?】

    【不会的啊,不管是怎样做也好,这也是你的自由,我不会改变什么事情,但是,你对于自己的世界还是有着眷恋的吗?还有着重视的朋友,在这个舞台里不得不实现的梦想,还是,爱着自己的亲人?如果,你仍然想要成为现在的自己而生存的话,那么,等待吧!等待魔法少女的救赎吧!不过,我也不会再在你的面前出现,因为我们已经是敌人了。既然是这样的话,就没有再见面的道理了。】

    【成为你的同伴,要怎样做?】

    【破坏自己的身体,带着痛苦的从学校的天台里跳下去吧!那么,我留在你身体里的种子就会发动,你会作为我的眷属而重生,作为火焰时代的邪灵,成为魔女的爪牙而活着。然后,让我们为了神的理想乡而努力吧!在那之前,我会给你看到的,那超越了这个现实世界的现实,那个没有任何痛苦,能实现所有人的梦想的永恒国度。然后,为了令到这个国度覆写现实世界,我们一起努力吧!】

    记忆的话去到这里就断开了,不过现在的话化为了邪魔的怪物也是已经没有办法对于心底里的回忆进行反应吧!

    失去了人类的姿态,以异形的黑暗子嗣而活着的她,用尽自己的一切,呼唤出自己可以召唤出来的神。

    从神,正确来说是受到了邪神相的原色所污染而诞生的仆从种族。

    这是她可以召唤的极限了,甚至,连完全降临也没有办法做得到。

    这样的话就已经足够了。

    虽然已经不清楚自己的真正想法到底是什么,但是,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是那位名为【赤铜】的魔法的计划当中。

    不清楚的话没有所谓,没有办法理解也没有所谓,就算是知道召唤之后的结果是失去了一切也没有所谓。

    【王会允许一切,会接受一切】

    【就算是死亡的本身也会死去,而王将会杀死死亡,创造我们的乐园】

    【所以,你必需要存在,你必需要降临。我们邪灵的王,所有魔女之上的王,最后于地上显圣的王!】

    怪物,不,邪灵峰田鸣子这样想着。

    然后,所有的意识都变得空白,从扭曲的灵魂之中形成的伪肉身也是已经变成了虚无的白光。

    从白光之中诞生的,是刺穿了天地的究极力量。

    最后的视线看到了正在逃走着的两位魔法少女,从邪灵的肉身里流出的【白光】贯穿了异世界的天空,穿过了世界的壁垒,抵达到真实世界的天空王座。

    天空乌笼正在崩溃着,说着要阻止对方的某个人也没有留在这里的意思。

    “不要说了要打败对方的吗?”

    显然,那种象是快要末日一样的世界绝对不是什么合适的战场吧!小林樱忍着不说得那么空白。

    “那个家伙在把殿堂也作为祭品了,留在那里的话,会死的吧!被卷入到世界的毁灭当中,这也只是算是小事了,如果被那些在余灰之外的神注意到的话,那么才是最糟糕的事情,被直视到的话,会死去的,只有作为眷属的魔女,又或者是黑暗居民的邪灵,又或者是现在被召唤出来的仆从怪物,那才会没有问题的吧!因为污水是不可能令到死水变得更加污秽的。”

    小林樱这样解释道,然后,两人都在某小学的天台之中出现了。

    怪物没有追出来。

    但是,天上的云都似乎是集中了在上方,在上天的位置当中,云急速的变成了固态,展现出宛如是钻石星尘般的光景。

    “那是……什么?”

    雾彩的双眼望向天上那变成固态的云朵,不,那不是云朵。

    那是一只苍白的手,不象是人类的,象是野兽一样的手,在天上巨大的手随意的向下一挥。

    学校被一分为二,连同后山一起消失了。

    那只手就好像是对于在下的魔法少女们没有兴趣一样,回归到天空之上。

    即使没有进竹战斗,光就只是看到那只手的时候,雾彩已经被吓到流出了不知名的液体了。

    “神,又或者是仆从种族吧……这样的钻石星尘,是雪怪吧……大概是上位个体吧……不过,没有完全降临……是对于祭品感觉到不满吗?不过这样的话就可以安心了。这样就是说明那个邪灵至少把自己的所有都献给了这位神。虽然只是不入流的仆从种族,但是对于我们魔法少女来说……这是……和邪神没有分别的存在啊……”

    同样也是说,这根本就不是神,但是很强所以当成是神来看待也没有什么问题就是了。

    “我们……难道一直也在这种危险的世界里生存的吗?”

    “是啊……人类的文明也好,还是说这片余灰的世界也好,都是在黑暗之中的独木舟,一个不小心,世界也好,文明也好,就会这样消失了。一直,一直也是这样。”

    “但就算是这样,你还是想要在这个世界里生存的吗?”雾彩问道。“即使有着新的现实,一个什么也可以满足的现实也好,这样也仍然是选择着这个世界吗?”

    听到这句话的小林樱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那样的世界,是虚假的,那样虚假的活着,根本就没有意义。安全?满足?意识到自己的存在不过就只是他人所书写的幻觉的时候,那种东西就已经什么也没有办法感受得到了。自我欺骗,觉得那种事情根本就没有所谓?这种事情……我也是没有办法做得出啊!”

    “你不也是这样的吗?”小林樱望向雾彩︰“所以才会拒绝那个家伙的吧!不过,你的枪是在什么地方拿出来的?”

    说完这句话的瞬间,枪声响起来了。

    小林樱在这里看到了,雾彩的身体被击穿了,就好像是那个邪灵的人间体一样被转化成为某种煮烂了的肉冻一样。

    “不!!”

    “不管是什么人也好,都没有办法在我的【魔弹射手】的攻击当中活下来的。真是没用的邪灵,本来还以为不需要我出手。看样子,这一发的寿命我也是需要浪费的吧!最强魔女的魔法,那就交给我就可以了。”

    时间再一次停下来了,然后回带,再一次流动到这个时间点。

    枪声再一次响起来,不过这一次雾彩回避了,子弹在她的左边擦过。

    “既视感……还有寿命的消失……果然是时空炸弹的力量吗?”

    也就是说,刚才的事情已经不知道体验了多少次,也就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真是沉重的感觉呢……如果不是因为不会留下记忆的话,那么无数次死亡的体验,光就只是两三次就足够令到一个人崩溃的吧!

    雾彩这样想道。

    “避开了?在我的魔弹射手的攻击之下避开了吗?”

    “什么人?”对于莫名而来的声音,小林樱左手持刀,对着声音的来源说话。

    “我对你没有兴趣,我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回收未来最强魔女的魔杖。要是称呼的话,叫我作魔法少女猎人,这样的话就可以了。”

    猎人这样说道。虽然是少女般的声音,但是她本人却是一直隐藏在黑暗之中。

    【怎么知道未来事情的人好像是越来越多的啊……不,但是这种行动的方式,比起是从未来回来,就好像只是从什么地方知道了一点信息而已的感觉!】

    【如果就只是这样的话,那么好像也没有什么太大不了的,但是,必需要找到这个来源才可以,现在的自己实在是太弱了,如果那个家伙的目的真的是打算令到那个未来出现的话,那么,不杀死她是不行的,所以,必需要从这个魔法少女的身上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告诉她的。】

    【明明那种未来……那种未来根本就没有存在着的必要啊……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如果看到了那个未来的话,就应该可以知道那种的幸福只是建立着洗脑之上的吧!】

    “不过,看起来你似乎可以感觉到我到底在哪里一样,虽然装作没有发现,但是你眼角的余光……看样子,杀死未来的【王】之前,首先需要做的事情,是把作为守护者的你杀死吧!虽然不知道你到底叫作什么,但是,魔剑系的魔杖好像没有收藏的价值,那么,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