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小说 > 玄幻小说 > 谋杀魔法少女 > 26 天使
    【所以,既然是这样的话,就是未来视吧!】

    小林樱下意识的望向了雾彩,注意到她的眼神。

    那是【这真的是没趣啊!】的眼神。

    “所以,你会实现我的梦想,对的吧!你是什么人,对于我来说,这根本就是完全不重要的事情。”

    “真是直接呢!可以的啊!你的渴望,我会帮你实现的,所以,现在就执行作为一个同伴应该有的义务吧。”

    峰田鸣子露出了笑容,无害地走向雾彩。同样,雾彩也没有选择回避,而是一步一步的接近对方。

    看到了对方的行动,鸣子的脸上就笑得更加美好了,伸出了右手,似乎是想要触摸对方一样。

    “来吧,这样的话,你的梦想就可以实现了。”

    小林樱马上就意识到这是什么一回事了,她的目的是在这里杀死雾彩,既然是能看穿未来的人,知道这一点的话应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但是想到了对方来到这里的条件是时空力这种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意义的名词,也就是说,未来视的发动条件是非常奇怪的吧!

    但是,现在的话不是思考这种事情的时候了,现在的话必需要行动才行,必需要阻止对方才可以﹐因为这样的话,那个可悲的未来才不会发生在自己的眼前。

    魔女之王,这个家伙的存在就是错误。

    拔刀,对着峰田鸣子挥动木剑。

    那是魔剑,拥有着切断这个魔法的魔剑。

    然而,枪械响起来的声音更快了。

    “鸣啊……啊!!!”发出了这种悲惨的叫声的,不是雾彩,是鸣子。

    “为什么……为什么……”她的腹部里出现了三个弹孔。而雾彩的手上拿着一把手枪。

    “你是说这把武器吗?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放在自己的个人空间里的,我的魔法【不可至之门】并没有军火库的召唤。但是听到你之前所说的话,我大概明白到这是什么一回事。”雾彩这样说道。

    “大概,你口中那个不断地轮回时间线的家伙,就是我来的吧,虽然我完全没有任何印像,一点的记忆也没有,如果不是因为我知道自己的魔杖是什么效果的话,那么,肯定没有办法相信的吧!不,就算是现实的话也是没有办法相信的,但是既然这已经是事实了,那么就只能这样做的吧!”

    虽然雾彩的解释有和没有也是差不多的,不了解的人还是不会了解的,同样,了解的人根本就不需要这样的解释。

    只不过,鸣子想要问的东西,不是这种东西。

    “为什么要拒绝?”

    “你的魔法是什么,我已经听说了,一般而言,我可以想到的办法就只有两个的吧!第一,杀死我,让我作为魔女而重生。第二,扭曲我的认知,令到我把痛苦也视之为幸福,令到我把自己的悲鸣视之为理所当然的事情。”雾彩一字一句地说道︰“所以,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简单的选择题吧,到底是接受还是否定呢?这个答案简单的吧!就是否定。所以,我会杀了你。”

    雾彩就好像是说着某种理所当然的道理一样。

    “虽然我没有需要和杀人解释的道理,但是你的灵魂是和那个叫做赤铜的魔女连结在一起的吧!所以,我的立场是什么,现在的话应该可以清楚的理解到的吧!不过,这个邪灵的身体就不要拿走了,因为这把枪的效果是什么,我也是不知道的。”

    被击伤的部位,就好像是变成了煮烂了的肉冻一样,内脏也好,还是连结着对方自身的结构也好,这都似乎是被转换了一样。

    “快一点逃走!”

    明明已经可以肯定了胜利,但是,小林樱突然之间的叫喝令到雾彩马上就可以意识到了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虽然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一回事,但是现在的话就只可以听从别人所说的话吧!

    雾彩马上就向着反方向跑,余光却看到了,鸣子的尸体看起来已经不再象是人类了。

    膨胀,鼓动着,某种就好像是寄生在他人的身体里的东西因为身体的破坏而吞噬寄主一样。

    “那是什么东西?”

    “邪灵的真身啊!如果说人间体是自己渴望的姿态的话,那么,真身就是自身的绝望,就是这种东西的化身。”

    残留的人形就好像是被吞噬了一样扭曲,被消化一样的变换成为了别的东西一样。

    在转眼之间,她变成了类人的怪物了。

    背上拥有着像是基路伯一样的翅膀,嘴唇向两侧裂开了,露出了巨大的獠牙。

    本来成熟的身体因为转化的关系看起来简直就好像是轮盘一样,头部位居于盘的中央。

    左眼变成了蜜蜡一样的颜色,右眼的眼白裂开,流出了血水。

    头发就好像是活物一样的蠕动着。

    虽然称之为类人,但是实际上却难以把这种东西与真正意义上的人类放置在同一个位阶当中。

    “绝望的化身吗?”

    “不过,在神话之中,它们就是天使了,面如闪电,千只羽翼与百脸,火焰之柱,如同是轮胎一样的守护者,各种各样放在现在可以算是异形一般的形像,但是性质却可以视之为天使。毕竟所谓的天使,就只是指上达天意者而已,外在的形像并没有意义。”

    “但是这样的话和邪灵这种东西又有什么关系啊!根本就是完全没有关系的吧!”

    “有的啊……你认为正神和邪神是什么东西?全知全能吗?不,是光明与黑暗,是善与恶。邪灵是被自身的黑暗所吞噬了,心中没有光明,被狂乱所支配的仆从。所以,这就是上达天之意志的使者,也就是天使这么一回事了。”

    小林樱解释着的同时,怪物就已经向着两人追逐而来了。

    “停下来吧!为什么要逃走呢?”怪物说话了︰“我现在才可以明白,自己作为人类的时候渴望简直就是白痴一样,什么美丽的外表?什么不会再受到其他人的霸凌?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我比起任何人更加强大,所以,不应该是我不受伤害,应该是由我去伤害别人。守护自己的人生?不,当然是破坏别人的人生这件事情更加有意思了,没有比起这更加有意义的事情吧!”

    “我很强,就算是作为魔法少女的你们现在可以做的就只是逃走而已,所以,从这里出去之后要做什么呢?把那些装作盲子和稀泥的人全部杀死?旁观着但是什么也没有做的人都杀死?对的,还有决定这种社会存在的人也杀死?全部人也去死的吧!”

    疯了,这个家伙不管是内心还是身体也好,剩下来的就只有自灭一般的狂气而已。

    就算是扭曲得象是雾彩这样的人,才可以清楚的理解到这个家伙的脑袋早就已经是变得空空一片了,早就是已经什么也没有了。

    剩下的就只是对他人的憎恨,对于世界的憎恨,把名为火焰的世界都熄灭的邪恶。

    即使是在这个余灰的世界之中,邪灵也是没有任何改变。

    咏唱着咒文,怪物的姿态看起来越来越可怕了。同样,构成殿堂的咒力也是开始消失了。

    “召唤……阻止它,那个家伙打算在这里召唤出【神】啊!”

    “神?”

    听到了小林樱所说的话,雾彩整个人都似乎变得灰白了一样。

    “你刚才是说……神,对吧!”

    “这就要你看什么是神了……虽然不能说得上是正神又或者是邪神,但是至少也是作为仆从的仙人之类的存在吧……如果非要这样理解的话就是这么一回事的吧!”

    ……

    虽然被当成是没有理智的存在,宛如是修罗恶鬼的化身一样。但是就算是这样也好,怪物的心底里仍然是存在着思想的,虽然那已经是否可以被称之为人格的东西也是一个疑问。

    但既然是拥有思考能力的存在的话,那么,回忆这种事情也是存在的吧!

    咒力在挥动着,所有的一切都似乎是向着那个不可名状的黑暗流出一样。

    已经没有办法再称之为人类,但是,脑海里却又是回荡着这样的声音。

    【你知道吗?所有痛苦这种东西,那是身体给于精神的反馈,虽然在现实世界里做成痛苦的理由有很多很多,但是,把外界的痛苦传达到自己的意识当中,这是通过名为身体的东西而达成的。】

    【失去了身体,这样的话不就是和死去了没有分别吗?】这是属于曾经的自己的声音。

    【死去?那么,所谓的活着是什么一回事?有着呼吸,有着心跳,这样的话就是活着吗?不,那样的话就只是身体的存活而已,所以,如果失去了身体,你仍然可以象是现在一样思考呢?如果,死亡可以给予你超越人类之上的位格的话,那么,这样的话又怎样?看到了我吗?这个不被他人所看见的身体,对于你来说,我就好像是单纯不过的存在于你的内心里的幻觉一样的吧!就算是你的确是可以看到我的存在也好,你自身也是这样认为的吧……我是属于你的幻觉,是属于你一个人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