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小说 > 玄幻小说 > 谋杀魔法少女 > 021 改变未来的一小步
    这种有意义的事情,这种美好的体验,根本就不可能会想要由其他人来代替自己体验的吧!

    因为这是在自己的过去也曾经战斗过的对手,所以小林樱是明白邪灵小姐的思考回路的。对方的名字也好,还是真正的目的也好。

    但是,这是改变过去未来的一小步。所以,在这个时空的未来里,没有对方的位置。小林樱要在这里终结对方的人生,即使这并非是重要的事情,但是如果可以做到的话,那么就可以知道自己来到的改变是真正的改变,还是本来就属于历史的一部分。

    把在自己未来之中遇到的人杀死,没有比起这更加简单的可以理解到是怎么一回事。因为死去的人没有办法复活,就算是邪灵也不是复活的人,而是被转化的人。那不是由死人变成的东西,而是由活人变成的东西。所以只要邪灵小姐死在这里,那么就可以肯定,未来被改变了。

    这是简单的结论吧!

    但要是给某人一个邪灵什么解决起来也是很轻松而已的印像那就不好了,需要好好计划。

    在寻找着某个人的时候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跑到去来源地之后,却看到根本就是平安无事的某个人,以及是衣服好像是破破烂烂的,没有脑袋的女尸。

    ……

    “已经没事了,已经安全了,觉得怎样?脑袋很昏吗?”

    既然已经救下来了,那么至少要露出令人感觉到善意的笑容才可以。

    所以,给我笑吧。给我露出象是明明是超市特卖日但是业职比起平日的还要差劲看到客人要露出的灿烂笑容吧!雾彩这样对自己说着的同时,也露出了相当温柔的笑容。

    虽然看起来是有些职业化的痕迹,但是在这个时候,从那种不断地在柜子里和楼梯的底部滑落的地狱里得到拯救的女小学生显然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又或者说就算是注意到了也好,自己被拯救出来,从那种地狱里离开了的这个事实也是没有任何改变的。

    “没事吗?怎么了?是撞到了脑袋吗?很疼吗?需要去医院吗?你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吗?”雾彩问道。

    就算是废物如果有着可以使用的地方的话也是不可以浪费的,特别是人力资源这种东西,在这种古怪的世界当中,虽然完全没有任何期待,但是在这种已经做了的时候自己不问到什么的话,那么这就只会把自己的行动变得看起来很白痴而已。

    只不过奇怪的是,那些无头少女很弱,简直就是普通人一样。

    该不会自己杀死的才是真人,被救的却是异世界的原居民呢?意识到了这一点的雾彩,完全没有改变自己的表情。就好像是即使这是事实也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

    “得救了吗……”抱着某种宛如是没有办法相信的表情一样,从那个柜子里爬出来的女小学生这样说道。

    “是啊!你已经得救了,现在的话已经没事了。那么,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在来到这里之前,又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又或者是,在被折磨的时候,有没有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像是天使,又或者是恶魔的声音之类的东西吗?”雾彩这样问道。虽然并没有发现到有什么拯救的价值,本来如果没有被发现到的话,雾彩想要做的事情绝对是当作什么事情也没有看到的逃走,寻找着真正需要被拯救的人。而不是根本就没有陷入到死亡的绝望之中,只是象是这种儿戏的玩笑一样的事情中拯救他人。

    但是既然已经救了,那么这就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了,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就只可以选择接受这一点,然后,再想一想做出了这种事情之后,到底会有什么好处是能被自己取得的。

    情报,现在的话可以尽可能的知道的就只是这一点的吧!总不可能要求这种孩子能成为战力而存在的。要是真的是这样想的话,雾彩也觉得抱有这种想法的人也是太过分了。

    雾彩所希望的是宛如是植物一样平静而且安宁的生活,不需要思考,什么也不需要去做,就这样干淡而且完全活力可言的过着每一天的话,那么对于雾彩来说,这就是可以的事情了。

    只不过现在的雾彩是没有办法体会到这种感情,为了扮演成为一个魔法少女,她这样伪装着自己。

    如果现在还是清醒着的话,那么,现在雾彩所做的事情,她本人肯定会觉得非常后悔的吧!

    “奇怪的声音吗?”那个人露出了思索的表情,然后就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脸色变得很难看起来。

    “是想到了什么吗?”雾彩问道,虽然本来并不抱有任何希望可言,因为如果真的是属于重大的关系者的话,邪灵是不可能只是用着这种象是小孩子才会玩的恶作剧的方式吧!更加成熟的折磨方式,不管是心灵的恐惧还是身体的痛楚也好,这种东西,对于能创造出异世界的邪灵来说,应该不会是什么难事来的,那么,对于邪灵的情报而言一无所知,这也好象是不难理解的结论。

    现在的话,这个想法就已经被雾彩自身所推翻了。现在的话,就算是这个小女孩什么也不打算告诉自己,雾彩也会用自己的方法令到对方开口的。为了消灭邪恶的这种正义,不管是怎样残酷的事情也应该是可以做出来的,就好像是游戏里的勇者为了消灭魔王去杀死其他角色来得到奖励一样。

    没有什么是比起达到自己的渴望而言更加优先的想法了,而且,让这种孩子开口,也不需要用到什么会不小心致命的手段吧!

    嗯,自己可是正义的魔法少女,为了消灭邪恶所以才会出现在这里的。

    把自己洗脑得过火了的雾彩这样想着。

    “不……没有什么……”

    “需要我帮你回想一下吗?”雾彩抓住了女孩的衣服,然后把她托到去楼梯的边缘,使得女孩的双眼现在正正的注视着那深不见底的黑暗。“想不起来的话,嗯……虽然并不想要说出结果这么一回事,但是,我想你应该会明白发生什么事情吧!”

    言下之意就是,不老实说出来的话就把你抛下去。

    这种深不见底的地方,就算没有恐高症的人意识到自己会被抛下去的话都会失禁起来的吧。

    这样想着的雾彩,并没有感觉到自己想像之中的感觉。

    “你真的是魔法少女来的吗?”那个女孩一脸不可思议的这样看着雾彩,似乎并没有想到自己为什么会落在一个更加邪恶的魔鬼手上一样。

    “我有告诉过你,我是魔法少女这么一回事吗?”雾彩疑惑道。

    “这种事情看着你的衣服的话,那么就什么东西都可以看过明白的吧!正常人哪里会有可能穿着这种令人觉得羞耻,不要脸的衣服的?都已经有这种没有办法用常识去考虑的风景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了,那么,这种事情又什么是想象不到的?”

    好吧,魔法少女的衣服看起来的确不像是正常人会穿的,就像是穿得像是铁甲怪人一样的家伙在超自然环境出现也许会被当成是假面骑士一样。

    当然,被当成是怪人的可能性会更加巨大就是了。

    “嗯……你好像说得很有道理的样子。可是啊!明明知道了我想要提问的答案,但是,却没有回答,这我可以理解成为帮助邪恶吗?既然已经投向了恶道的话,那么就已经不能再视之为需要拯救的对像吧!那么……这样的话!我这样对待邪恶也是什么问题也没有的吧!”

    打算伪装成为正义的魔法少女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似乎完全向着另外一个更加偏激的方向流出。

    显然某个人对于正义的理解似乎有些偏差,这根本就不是甜白傻啊!

    某个人心底里的呼叫并没有被听见。当然,就算是被听到了恐怕也是不可能会有什么改变的吧!

    “好了,好了,我说了,我说出来!这样的话可以了吧!把我拉回去啊!我有畏高症的啊!你看,我都快要尿出来了。”那个女孩的脸上似乎存在着比起邪灵的守护者对待更加恐惧的表情。

    虽然说之前所发生的事情很可怕,但是现在,她可以看得非常清楚--这个该死的魔法少女是真的打算把自己从那里抛下去的,这个人,是绝对可以做出这种过分的事情。

    “嗯,请放心地说出来吧!我会好好的保护你的。”雾彩说着这种根本就没有人会相信的话。一个真心想要保护他人的家伙,是绝对没有可能做出这种过份的事情。

    “在说出来之前,我可以提问吗?”

    “可以啊!有什么疑问的话尽管说出来吧!虽然很多问题也不会回答,但是尝试一下总也是没有坏的。”雾彩说出了这种过分的话。

    “你很讨厌邪灵吗?为什么要消灭邪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