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小说 > 玄幻小说 > 谋杀魔法少女 > 013 初火与世界
    雾彩是因为没有能力杀死对方,即使是昏迷了也好,还是正面的对战也好,在不破坏自己的日常的大前提之前,想要杀死对方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一点在自己得到先手的情况之下没有成功,在某个意义上就是已经说明了这一点,那已经是对方最没有戒心的时候,所以,现在的情况之下想要杀死对方是没有可能的。

    因此就只能放弃了这种想法,然后进行友好战略吧!

    而小林樱的话也是差不多,虽然杀死雾彩是简单的事情,但是在那之后作为魔女之王的她会诞生,所以,这样的话就和自己重生之前的结果是没有分别的。

    在那个时候没有毁灭莫比乌斯,在现在的话同样也是没有可能的,所以,她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进行世界线的选择。也就是这个家伙没有死去的世界线。

    这样的这莫比乌斯就不会出现。所以,不可以杀死对方。

    在这之前,首先还是进行友好的战略吧!

    【虽然同样也是不会被相信,但是至少在表面上达到效果的话就已经是绝对足够的事情了。】

    某个意义上来看,两人的想法都是如此的一致,同样地,虽然并不清楚对方的真正想法到底是怎样,但是只是光从现实的情况而言可以判断出来的事情都已经有很多了。

    尽管并没有找到可以名为信任的理由,同样也没有找到任何一个可以令到自己相信对方的理由,但是现在自己仍然是活着的,所以对方一定是有着什么理由没有办法杀死自己。这一点已经是可以说得上是肯定好的事情了,所以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在欠缺了名为信任的东西这个大前提之下,两人可以做得到的事情也就只是剩下一个的吧!

    【不管怎样也好,现在的话也就只是可以选择共存的吧!如果之后找到什么方法的话,那么这是之后的事情,现在的话……】

    下意识地终止了话题,为了令到气氛不会变得更加恶劣,两人都决定找一个新的话题来进行交流,并且露出了完全没有任何真诚,用肉眼可以看得出虚假善意,雾彩和小林樱都决定了当作是什么也看不见,没有否定对方的演技。这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才有的决定。

    小林樱吃着甜心,然后问道:“那么,你相信我是从名为未来的世界而来的吗?不用说了,我知道你不会相信的,虽然魔法少女这种东西已经足够奇怪了,只是如果就只是因为一件事就肯定了世界上所有的神秘的话,这种蠢事肯定是不会有任何人做得出来。但是,我可以肯定地说我并没有说谎。”

    “是这样吗?”雾彩偏过头,然后用着宛如是孩童一般的语气这样说道:“那么有什么东西可以证明呢?比如说最近发生的什么事情,又或者是什么现在就可以证明的事情?当然,过去的事情不需要告诉我,这样的话,那不过就只不过就是证明了你的情报能力真的是做得非常不错之外,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的。”

    “我想,现在的话,你也不可能会告诉我未来的真正关系到底是怎样的吧!但不管是怎样也好,信任这种东西对于我来说也是非常奢侈的事情,虽然现在的我没有办法杀死你,就是,给你一点麻烦的话就算是我也是可以做得到的吧!”

    她所说的基本上是没有错的,小林樱的心底里知道的。

    虽然她自己也是说出一起和未来的事情有关的事情,但是那有部分是假的,真真假假的混合在一起。如果完全的相信了自己的话,那么自己一定就可以把未来引导到更好的方向--至少是对于小林樱自身而言更加好的未来。

    两人所立在的视点是完全不同的,只要雾彩不知道未来的真实情况,那么她就绝对不可能会理解小林樱到底是在想着什么东西。

    所以,小林樱可以非常放心把自己装作站在她的那一方。

    方法的话就算没有找到,也不代表不会找到。

    此时,不过就只是开幕而已,计划的话之后再想也不是什么问题。

    小林樱觉得事情没有向着最恶劣的方向下滑,这件实在是太好了。

    她这样想着。

    然而,看到了雾彩的表情和回答,小林樱就明白到事情永远也没有自己所想像的顺利。

    这个人根本就像是完全不相信自己。

    而且,也看不出有任何想要把自己的情况说出来的打算。

    虽然小林樱也觉得只要听完自己说就会相信自己是一件很天真的事情,但是对方的魔法少女状态明明就是一个小孩子,为什么就没有半点像是小孩子应该要拥有的童真呢?

    魔法少女的外貌,和本体的内心是存在着关系的。

    小林樱对于这一点很清楚,然而她却看不出目前的雾彩,看起来到底有哪一点像是小孩子的样子。

    还是说,在雾彩的心目中,小孩子的定义和自己所想像的是有些不同呢?

    现在可以确定的事情就是,雾彩比起自己所想象的更早变成了魔法少女的理由,应该是对方口中所说的那一个叫做【千里眼】的id网友所做出来的好事。

    那加快了雾彩成为魔法少女的速度,就好像是知道过去会被其他人改变一样而做好了准备。

    小林樱思考着,目前的敌人都是隐藏在未知的阴影当中,如果不是时间旅行就只可以去到自己成为了魔法少女之后的话……

    真是该死的,现在要考虑的事情有很多,但是却完全不可能会有任何进度。

    而且,把所有的理由推到去时间旅行上的确是可以解释很多问题,但是这种解释就像是把所有的难关都说成是上帝的试炼一样,这种解释并不存在意义可言。

    小林樱虽然有一瞬间想到了有其他的时间旅行者,但是很快就否定了这个可能性了。

    她之所以来到这里,是靠着一个没有办法复制的奇迹。

    就算是实现了时间旅行的她自己,也已经没有办法再一次重来这个奇迹了。

    她不相信自己的敌人可以简单做到这一点,那些守护着莫比乌斯的战士。

    不过,现在更加重要的是如果自己现在仍然一言不发的话,那么,雾彩肯定会发现到什么的。所以,小林樱马上就回答道:

    “要证明吗?在三天之后,在六町目的学校天台里,会有邪灵诞生。如果去到了那个时候,或多或少也是可以证明到我所说的话吧!当然,你的死亡时间之前我也是说过的……但是唯独是这一点我会阻止的。”

    【邪灵吗?可是……那应该是在火焰的时代结束了之后就已经不再存在的东西,因为那是在火焰之中流动的世界里出现的错误,在火焰燃尽了的现在,在这个只是建立在火焰的余灰上的人间界,根本就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东西的,那个神佛和邪神同在的时代,最终也不过就只是没有办法证实,在世界诞生之前的神话故事而已……】

    雾彩这样想着,作为一个文抄公类型的穿越者,特意去学习这个世界的历史是很正常的事情。而结果却发现到这和那个名为地球的世界完全不一样。不是指发展不一样,而是从根本上就有着不同。

    她所在的国家,是名为神圣樱帝国的地方,火焰燃尽的九片余灰之中的人间界·米德加德的极东之地。天上的星辰是从火焰时代结束之后的星火。

    星球的概念虽然是存在,但是自己所存在的世界,那却不是星球什么的东西。不过也因为这样,所以抄写那个梦境的故事在这个世界是百分百可以的事情。

    那些故事已经可以视之为架空世界幻想类的故事了。

    而对于雾彩来说,关于那个叫做地球的梦境,除非了留下了一些不好的印像,以及是像是要把自己的脑袋也要烧坏的信息之外,也没有什么意义可言。

    她甚至连在醒来的那一天,连自己的名字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需要靠着自己写下的日记本,以及是友人的帮助之下,才可以真正想起关于自己的事情。

    因为知晓到了这样的背景,所以对于小林樱所说的事情,雾彩并不怎么相信。

    某些的套路看起来实在是太明显了,小林樱完全是把自己当成是什么有着奇怪妄想症的孩子一样。

    那是因为雾彩现时的外表实在是与小孩子太相似吗?

    那种在神话里的东西,在历史书里也是说明了已经完结了,像是魔法少女这样奇怪的神秘者存在是很奇怪的事情,但是,神话时代的东西却可以仍然存在?这就是不合理的事情。

    “邪灵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代表了什么事情,你应该是很清楚的吧!”雾彩的语气简直就好像是对着一个相信圣诞老人是存在的孩子说话一样。

    如果那种在火焰之中才会存在的东西真的是出现的话,那么就是代表了名为人间界的余灰马上就会再一次燃起火焰,这是可以令到任何一个科学家都惊喜得想要痛哭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