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小说 > 玄幻小说 > 谋杀魔法少女 > 009 模仿自己所爱着的东西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过,如果她真的是可以意识到自己的杀意的话,那么,不想说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因为谁也不会对想要杀死自己的人存在半点的好感,所以,小林樱也不是不可以理解为什么会是这样。

    当然不高兴还是会感觉得到的就是了。

    本来以为良好的开局就这样子什么也没有了。

    “这种东西吗?我觉得也是不重要的啊!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是魔法少女,也不知道魔法少女的义务,这种力量的理由到底是为了什么东西存在的,所有什么东西是自己必需要做的,但是就和网上的绝对不会把自己的真实信息暴露出来(然而在数年前已经没有这种可能性了),这是像是公式一样的道理吧!”

    “所以,想要知道的话那么就自己去调查吧!不然的话,作为我未来的妻子而言,这也是太失职吧!”

    雾彩这样回答道,她清澈的眼神就好像是说明了这是她真实的想法一样,如果不是内心里真的是理所当然地觉得这样想的话,是没有可能会露出这种的眼神的。

    虽然小林樱是完全不懂得看气氛的人,但是,对方所说的话里却可以感觉到有一种连她这样的人都可以感觉到的真诚。

    难道说,令到自己产生这种不应该存在的好感,这就是雾彩所拥有的魔法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雾彩到底为什么会连正式的游戏也没有开始就死去,这个理由现在好像是可以想象得到了。小林樱觉得自己好像是明白到了什么一样。

    既然是这样的话……这样想着的小林樱,感觉到了某种只能用不寻常的变化来形容的感觉,非常糟糕的,整个身体都好像是要反转出来的感觉。

    这不是心理的反应,不是这种东西,而是更加纯粹的,简直就好像是自己的身体里混入了什么不正常的东西一样,就好像是中毒了一样,只是……这样的话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小林樱是知道的,自己是魔法少女,这代表了自己已经是可以免疫了极大部分的剧毒,甚至是可以令人于瞬间致命的剧毒对于身为魔法少女来说,这也就只是微微的令人觉得头痛的东西而已,根本就没有办法感觉到有一丝的危险性。

    毕竟,对于魔法少女来说,只要是不使用魔法的话,那么就是长生不老的存在,对于短生种而言是剧毒的东西,也不一定会见效的。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小林樱同样也是不知道原理到底是什么一回事,但是至少这是魔法少女的基本能力,这一点也是自己可以清楚地知道的!

    也就是说……这是魔法少女的魔法,是魔法攻击?在这个时候?这么快就已经有袭击者吗?是这样的吗?而这里有着的魔法少女……就算是中毒中仍然是在思考着的小林樱的余光注视到了正常微微地笑着,看起来很温柔的雾彩……然后,一个问题在她的脑海里出现:【为什么看起来完全没有中毒的呢?】

    这样的话就是说……

    “没错,就是我啊!这就是我的魔法,对于你施加这个毒魔法的人,就是我!虽然就算是这样说也好,我的魔法也不是毒魔法这么简单的东西,某个意义……不,是在绝对的意义上是依靠着运气来使用的东西吧。”

    “放心好了,这是不致命的,因为我会亲手杀了你,而不是会依靠着毒魔法这种东西。”

    “虽然,这根本就不是毒素,而是另外一种在概念上的东西,但是对于现在的你来说,这应该是没有办法理解得到分别是在哪里的吧!”雾彩露出了温柔的眼神,说出了这种残酷的事情。

    --不过为什么要说出来啊!给别人解说魔法的能力这可是魔法少女的大忌啊!

    算了,毕竟是刚刚才拥有力量的。

    到底魔法少女的战斗是怎样,这一点我会好好的「告诉」你的。

    “为什么要这样做?”小林樱问道。

    她的确是没有想明白,但是那也许只是因为被对方所说的话影响了,所以才没有想得到而已,清醒过去,答案的话就已经浮现出来了。理由的话是很简单的,那就是--既然感受到别人对自己的杀意的话,那么,先下手为强的话,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当然--作为魔法少女而言,这毫无疑问是不合格的表现。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要隐藏自己的杀意,甚至想要留在我的身边。对于我来说,你接下来所说的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也好,虽然我是很感喜欢,但是,好奇心这种东西我可是很能克制的,因为想要平静的生活的话,这种东西是不需要的。”

    “而且,把自己的安全放在别人的自制力身上,这种事情简直就象是白痴一样不是吗?比起理解你到底想着什么东西,想要怎样做,为什么不直接对我下杀手,我只要把你在我的人生之中排除,那么就什么问题也不是解决了。”雾彩用天真的表情说出了这种话,样子看起来就宛如是小孩子在背成数口决一样的单纯,就像是把当成是社会正常的常识一样,但是,这是错误的东西。

    接着,她又这样说了:

    “如果说你接下来可以打败我的话,那么之前我所说的事情仍然也是有效的,请让我们坦诚而且友好地相处,但是如果,你做不到的话……果然,把自己的生命放在别人的一念之间,这种蠢毙了的事情我还是没有办法做出来啊!”

    “我没有办法在三言两语之间相信一个对我有着杀意的人,即使她是一个美少女也好,你该不会觉得我是因为别人的外貌就会改变自己想法的那种人吧!所以啊!证明给我看,在随时也可以杀死我的时候你仍然打算放弃,这样的话我就可以相信你的。”

    “当然,连像是我这样史上最弱的魔法少女,你是这样说的吧!如果连这样的我也没有办法简单地击败的话,那么……我想你的危险性应该完全超越了自己的价值吧!既然是这样的话,从我的人生里消失,这样的话那么就可以了。”

    雾彩仍然用着无邪的目光望着小林樱,因为对于她来说,杀人这种东西,早就已经没有什么产生良心不安的事情了。就好像是打扫的时候把蚊虫顺手弄死,谁也不会因此而产生出半点的愧疾感。杀人这个行为对于雾彩来说,就只有令到自己的人生变得更加正确,只是为了这一点而存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