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小说 > 玄幻小说 > 谋杀魔法少女 > 008 友善的自我介绍?
    如果这是幻像的话,那么她根本就不会在意理由,因为幻像就只是幻像,那在本质上并不一定会存在着名为理由的东西。

    可是,如果这是现实的话,那么,理由的话是肯定存在的吧,就算是精神病人,人渣恶棍,也是有着自己的逻辑。

    能不能被自身所承认,这是另外一个问题,可是那的确是存在的东西。这一点是绝对没有任何错误的。

    所以,想要知道。

    雾彩想要知道这个理由,而且,这种近乎是实质化的杀意,虽然隐藏得非常巧妙,但是,那是明确地存在着的东西,这却是可是肯定的,所以,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而且,虽然可爱的,充满了虚假以及是隐藏的真我的眼神,是雾彩所喜欢着的东西,但是如果因为这样就被杀死了的话,那么,对于她来说也是没有办法接受。

    虽然爱好是人生之中不可以缺少的,但是,那双眼睛的话,却不是唯一的,同样也不是自己最喜欢的,也就是说,小林樱的眼神,和自己所知晓的那双眼睛相比,根本就好像是巧克力和可可豆的分别。

    如果是那一双对于雾彩来说是梦幻般的双眼的话,那么,就算是被杀死了,雾彩也许会觉得这也许就不过只是命运吧!

    虽然仍然还是会反抗,甚至是反杀,但是如果最后还是失败了的话也许都会接受,然后毫无怨念地死去。

    只是,如果只是这种眼神的话,死在对方的手上,对于雾彩来说这却是没有办法接受的事情。

    也许作为魔法少女的雾彩看起来比起自己所知道的那个人来说更加可爱,有着一种非人般的美丽。

    但是,她所喜欢的东西既不是身材又或者是容颜这种东西,她所喜欢着,所爱着的,就只有从瞳孔里的目光,就只有这种如梦似幻,似乎只能存在于唯心的世界里才可以体会到的东西。

    所以,就算是魔法少女的外表看起来是自己自出生来内看过最美的人,但是,雾彩的内心并不会为此而产生一点反应。

    虽然本人认为这是任何人都会拥有的基本想法,但是肯定没有任何人会认同的。

    能厚颜无耻地把自己这种只是欠缺行动就等同于夺眼杀人狂的精神状态称之为正常的家伙--不管是内心所想的,还是口中所说的东西,都完全没有任何参考的价值可言。

    “那当然是因为……杀意?你是说,我的双眼里有着杀意?”正打算解释的小林樱回过神来。

    【刚才……她是不是这样说了?】

    闪过了这个念头的小林樱看到了雾彩点头了,又听到这样的回答︰

    “虽然这不是什么值得自豪的技巧,但是,我对于眼睛这样的东西是非常敏感的,所以,人的目光,那是没有办法欺骗我的,虽然你说了是我未来的妻子,但是你的眼睛里并没有任何名为【爱】的东西存在,你所拥有的,那就只是单纯地想要杀死我,但是却因为什么理由克制自己,没有下手,甚至要露出虚假的善意。”

    “虽然我不知道这个理由到底是什么,和你口中所说的魔女之王又有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既然这是现实而不是我的精神分裂而产生的幻像的话,那么……我觉得还是希望互相可以坦白一点会比较好。”

    “因为啊,我最讨厌的就是会破坏我的日常的人。不管是谁,如果被我意识到的话,我就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杀人冲动了。就好像是人是没有办法控制头发的生长一样。”

    “这一点的话希望你也可以理解,因为,控制不到的就是控制不了。以前的话已经因为有些同学不相信我,所以最后都死了。”

    雾彩解释道,不过内容似乎是混入了什么非常糟糕的东西,简单而言就是,那似乎不是作为一个合乎社会常识的人应该要说出来的话。

    “你……杀过人吗?”

    “嗯……怎样说好呢?如果你已经告诉了别人自己是很容易会生气的,如果自己生气了的话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然后有一班家伙的话不相信,在挑战自己的极限到底是在哪里的话,你会怎样做?”

    “虽然这不是一个好孩子应该要做的,但是,所谓生气这种东西,就是精神失控的表现,所以啊!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嗯!就好像是难以呼吸的话就会挣扎。要我在那种情况冷静的话,那么,就好像是要用自己的意志力来停止呼吸直到死亡为止一样。那是光靠意志力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

    “因为我相信你是重生者,也相信你和我的未来是有着一种奇妙的关系,所以,我才会坦诚地和你说这种东西。所以,希望接下来你不要对我说谎。我想,谁也不希望会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吧,虽然我知道如果是你的话,说不定杀死我这个在三天之内就死去的魔法少女应该是简单的事情。”

    “但是,自制力也好,坦诚也好,我觉得这至少是交谈的好开始,而且,拥有着这种杀意的你,不可能会在意杀人这种小问题吧!”

    说到这里之后,雾彩想了一想,如果不加以解释的话说不定会留下什么不好的印像的,所以她又这样说了︰

    “不过请不要误会,我并没有喜欢杀人这种低劣的爱好,事实上,我本人来说的话,是非常,非常讨厌着那种夺去他人生命的行为,如果可以和平而且友好的相处的话,那么,这就是太好不过了。”

    “但是啊,人生之中总是会遇上一些想要伤害他人而存在的家伙的吧,虽然为了自己的幸福而去破坏他人的幸福,这是可以理解的事情,只是如果这就只是单纯的爱好,又或者是根本就没有抱有这样的觉悟,只是单纯地想要伤害他人的话,这样人,根本就没有在这个世界呼吸哪怕就只是一丝空气的资格吧!所以,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吧!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恶人,所以呢,希望以及也可以好好相处,我未来的妻子?嗯,以上的话就是自我介绍的吧!”

    “你根本就连你到底是男的女的,名字什么的也没有说啊!”小林樱回答道。

    明明说好了要坦白,但是这种自我介绍的话说完之后不就是基本上关于对方的情况也是完全不知道的吗?

    名字?不知道,职业?不知道,性别?不知道!

    这到底是哪门子的自我介绍?觉得这种解释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大概脑袋才是有问题的那一方吧!

    再说,这听起来根本就只有一个完全没有任何自觉性可言的杀人犯而已。

    当然,小林樱不可能会害怕杀人犯这种东西,以杀死什么东西的人数来想的话,她肯定至少有数十名以上。

    不管是魔女也好--还是说同为魔法少女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