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小说 > 玄幻小说 > 谋杀魔法少女 > 007 探索黑历史不是好孩子应该做的事情。
    在这种时候,那肯定是熟悉的人的反应才是最值得作为参考的意见。

    即使那的确是一个奇怪的人,一个完全没有办法被称之为正常人,隐藏于这个正常的社会里的异类。

    这种人的精神反应本来也不足够作为参考的也是了。

    但是这种问题完全没有被雾彩考虑在当中,又或者是,因为真的是充份地考虑了,所以才会觉得--那真的是最正确的做法。

    因为那种人是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异常情况而把自己关在精神病院之类的地方。

    --正常人的话反而更加担心到底可不可以作为实验的对像。

    雾彩她这样想着。

    虽然她认为是一个正常人,有着一颗作为正常人的内心(并不),但是现在的话至少在认知上的角度来看,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精神病人。

    所以,她也不得不为这一点而好好考虑一番。

    至于所谓「实验」的内容到底是什么呢……

    简单而言就是,变身了成为美少女的话就要给朋友爽一爽这种就算是戏剧性来说也是非常正确,但是要是写出来就肯定会被一班自我感觉良好的人否定的故事。

    这种充满了矛盾感的故事,毫无疑问就是测试的最好方法。

    所以,只要是这样的话那么就可以了,雾彩做好了决定,并且用这种完全不像是应该出现在现实世界里的体能,回到去自己的公寓,然后找到了自己的朋友的所在地。

    而同时,她也发现到了自己做出了人生之中最错误的决定。

    不管是想要确定什么东西也好,就算是有着被关在精神病院的风险也好,自己也绝对不应该因为这种事情而去找这个人。

    那种人就只是合适在默默地欣赏眼睛当中闪耀的美妙神光而已,根本就不应该作为试验的对像而进行接触。

    而且,直到那个时候之前,雾彩发现到了自己有着一个可能性是自己没有思考到的。

    那就是--患上了精神病的人不是自己,而是这个世界的本身,这个允许着所谓「魔法少女」这种东西存在着的世界本身生病了。

    觉悟这种东西,如果不是在痛苦的环境当中的话是不可能会有着任何的领悟可言的。

    而现在,雾彩终于充份地理解到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的到底是一件多么残酷的事情。

    “果然,这不是幻觉啊!”

    关于那件事的结果到底是怎样,雾彩已经不想再说了,并且决定把那件事当成是一件黑历史来看。

    即使有人想要穿越时空回到过去观看也绝对要把这个人的狗头打爆一样强烈的想法浮现在雾彩的心底里。

    从胸腔里涌出来的这一份杀死,令到她可以清楚地明白到了一件事情--这件事情是绝对不应该被任何人知道的,要是知道了的话,那么就只可以从最初的地方解决对方了。

    “所以说,到底你发生了什么事?事情最后又变成这样?”

    小林樱好不容易才忍耐了强笑出来的冲动,按着又问道。她对于雾彩的实验到底是什么一回事非常感兴趣。

    看着她看起来就好像是被OO了之后的表情,她总是觉得对方总不至于蠢到去做出这样的事情,而且就算真的是这么蠢毙也好,作为魔法少女这种拥有超越人类体质的存在,根本就不怕这种事情。

    因为,魔法少女可是跳起来可以飞上六层,拳击可以轻易地把墙壁打碎,拥有着那些象是神话故事里开天辟地的神明英雄一样的存在啊!

    就算是再弱小的魔法少女,只要不是自愿的话,那么会被普通人OOXX了,这简直就是完全没有办法想象的事情啊!

    所以,小林樱根本就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但是对方肯定是做出了什么蠢事,像是白痴一样的事情。

    啊,真是想要把这一幕拍下来,然后等到「暴风雨」这个邪恶存在苏醒的瞬间,在她的面前播放这种蠢事的合集出来。

    如果真的是这样做的话--那肯定会是非常有趣的光景吧。

    小林樱不禁地想到了那一幕。

    不过,在下一个瞬间,她就把自己这种无聊的想法一点不留地破坏了。

    因为,她根本就不希望这个世界上出现「暴风雨」这个存在。

    “我觉得你像是想着什么不好的事情一样,但是,令你失望的是我找的人是女的。所以没有你的爱好里会发生的事情,虽然你完全没有进行自我介绍,但是从你的眼神里我就可以感觉到那种令人反感,充满了邪恶的爱好!你刚才所想的绝对是强O,又或者是%^%,又或者是XXOO之类的事情吧!”

    “我可是一点也没有这样想过啊!会这样想的话大概是因为你也知道你自己现在的表情到底有多么糟糕吗?简直就好像是……”在雾彩那像是杀人一样的眼神之中,小林樱没有把自己的比喻说出来,她真是想要知道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才会变成这种样子的,这个除去了自己所想象的那种之外,也不是有一种被称之为【镜花水月】的游戏吗?(好孩子不应该知道的东西)

    “自我介绍?你是说名字又或者是类似是关于未来的事情吗?”小林樱想了一想,如果发现到这个世界并不是自己的妄想又或者是幻像与现实的世界重合而建立而成的话,那么会些这种想法的话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管是谁也没有办法拒绝知晓未来的这一点。

    因为自己需要面对的未知,这是人类的本能。但是,人是没有办法全知全能的,所以面对着自己才能以外的东西,放弃,视之为不见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比如说未来到底是怎样之类的,也许说类似的借口想要找出来的话是一点也说不上是困难的,但是,那就只不过是把自己的无力合理化,令到自己可以无视自己的无力。在面对着触手可及的未来,不管是谁也没有办法真的是放弃这一点。

    小林樱是很明白这种想法的,因为她也是这样的人,渴望着对于所有的事情都拥有知晓的觉悟,所以可以笑着地面对所有问题的人生,成为不象是现实世界的自己那样没有用的人,成为自己希望成为的人。

    所以,想要得到的东西只要是存在着机会的话就会象是饿犬一样的走上去。但是那也不过就只是以前的事情而已,现在的话不是这样了,只不过对于这一份的心情到底是怎样,她也是相当了解的,所以,还没有等到雾彩说话,她就打算把自己所知晓的,有限的信息微微地加工之后说出来。

    只要可以改变这个人的想法的话,那么自己所知道的未来也就会改变的吧!

    只不过,雾彩并没有听,并且说出了否定的回答︰

    “不是这样,对于这种东西,我根本就一点兴趣也没有,所谓未来什么的,因为我啊,所希望的也就只是单纯的,象是植物一样安宁而且平常的人生。只要这样悠闲地活下去的话,看着自己所喜欢的东西的话,那么就已经足够了,对于我来说,这样的话就已经是真正的幸福了。”

    “所以,没有需要知道在这之上的事情。人是不可能会全知全能的,同样,也不是人在追求着知识,而是知识在追逐着自己,所以,不需要告诉我这样的事情,相反,我想要知道的事情也是相当简单的,也就只是普通的一件事而已。”

    “嗯?你说吧!”

    小林樱回答道。

    她真是不相信这是出自于那位魔女之王说出来的话,简直就好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一样。

    那个完完全全等同于胜利然后支配,放踪所有人的欲·望而建立的「失乐园」,并且把那种每一个人都诚实地实现自己邪恶的念头的世界称之为「理想乡」的那个人,真的是可以说出这番话吗?

    不过仔细地想了一想,这也似乎是当然的事情,因为所谓的魔女,是在魔法少女死亡之后才会出现的东西,也就是说,生者和死者本身就是两种不同的存在。

    而人类正是会受到体验这种东西而变得不同的存在,所以,这样的话就可以简单的明白吧!【王】的愿望,那是在她自身的死亡之后才明悟的东西。

    虽然不知道过程到底是怎样的,但是,每一种的变化也是非常复杂而且无序的,只要加上新的变量的话,那么,结果就会变成了自己也不知道的东西。

    小林樱所期待的就只是这一点而已。

    当然,最完美的选择就是自己得到最后的胜利,因为现在的计划全部都是以这个人胜利之后为假想的决定。

    可是,只要想到魔女之王,那个【暴风雨】的存在,不管怎样想也好,小林樱也就不可能产生出对方会被击败的想法。

    正如只要是亲自体会到神佛的存在的话,那么就绝对没有可能产生出无神论的思想一样。

    简单而言就是,这种事情对于她来说,是绝对没有办法想象得到的事情。

    “你为什么想要杀死我?”雾彩问出了一条自己非常好奇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