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小说 > 玄幻小说 > 谋杀魔法少女 > 006 想要知道真相就要脱光光这是普世常识
    雾彩对于这一点有着强烈的意志,当然,这绝对不是因为她根本想不到有什么话题和这个女孩说,所以,心不在焉的随口回答了说出去了。

    因为直到现在,她仍然也认为这不过就只是幻觉而已,所以,只要克服在自己的心底里正在涌出来的心情的话,那么,自己就已经可以回到去正确的世界。

    幻觉是只有自己才看到的东西,换句话来说就是只要自己根本不当一回事,那么所有的异常都是不发生的。

    就好似是看到清水变成了尿水,米饭变成了粪土之类的幻觉--只要根本就当它不是一回事那就可以了。

    就宛如是拥有一颗平常的心态吃进去就可以了。

    相对之下,比起以上严重的异常,只是看到自己变成了一个平胸,毫无女性魅力可言的幼童,以及是被穿了一件被人看到了就会羞耻到想要弄死自己的衣服之类的幻觉根本就不算是什么。

    因此,雾彩可以非常肯定,而且使用着强烈的意志对自己说--把这一切都当成没有发生过就可以了。

    平常地走出去,平常地生活,就当在发生在自己的异常没有出现过。

    只有自己才知道的东西只要装作不知道的话--那就等同于没有任何问题了。

    这是简单的,就算是完全没有半点「觉悟」可言的人都可以理解到,并且训练自己做得出来的事实。

    但是,事实并非是这样。

    这不是幻觉,而是发生在现实世界的东西。

    所以,这根本就不是心理的克服可以解决的问题。

    就象是修改自己的常识,认为自己可以成为空中的支配者,但是从大楼的顶部跳下来的得到的不会是支配天空的神明,只是一个从天上飞到去地上,变得血肉模糊的尸体而已。

    不管是怎样强烈地相信自己是全知全视的泡沫也改变不了自己是连一个大学也做不了去的弱智这个事实。

    人的意志是没有任何意义,那对于客观的世界而言是什么也改变不了的。

    就算内心里做好了怎样的「觉悟」,实际上她现在穿着一件还不如什么也不穿还要她的衣服出门是一件可以肯定,而且没有办法被改变的事实。

    只不过,小林樱还没有说出口的时候,雾彩就已经从这里离开了。

    自己应该出去找她吗?

    小林樱的心底浮现出这个想法。又有另外一个的想法阻止自己。

    穿着这套衣服的话,那么,出到去外面的世界的话,那么可以肯定那一切都不会是自己的幻觉。

    在那之后,相信就算是谈话也是会因此而变得更加轻松的吧。

    对的,虽然心底里有些抱歉,但是小林樱还是决定当什么也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想到,装作是一个天然呆的少女那样就可以了,这样的话毫无疑问是最合适的状态。

    --反正去到最后被人嘲笑的人根本就不会是自己。

    而且,这个人又不是自己的什么人。

    只要不是作为魔法少女而死去,就算四肢被人弄断变成了热兵器,小林樱都可以觉得自己能当什么也没有看到,平静地吃饭,平静地在想着关于那个人的事情,就好像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就好似是看到了新闻上说死了多少人,哪里地震死了多少人,多少人死了在恐怖袭击之下,只要不是为了表现自己的合群性以及在重视的人面前表现自己他人根本就没有的高尚情操和博爱精神,普世价值观来刷好感度的话,根本就不会当一回事一样。

    要不是对方死了会变得非常麻烦,这种陌生人的事情和小林樱她是没有半点任何关系的。

    自己的心情也好,自己的生活也好,自己的世界观也好那都是不可能会因此而产生出半点的改变。

    然而,本来应该处出两个不同的世界,莫不关心的一个人现在却有着宛如是「引力」一样的存在牵引着一样。

    需要为了他人的存活而思考和行动--这种事情简直就比起每天就只是剩下工作吃饭睡觉和乘车然后一天就过去了还要糟糕的人生。

    --只是现在的话,就算是怎样难受也好也就只可以忍受下去。

    ……

    不管怎样说也好,被当成是幻觉之类的,这的确是不怎么令人觉得高兴的消息。虽然证明了魔女之王在活着的时候就只是一个笨蛋这件事实真的是非常令人高兴,但是,果然小林樱还是觉得心情不怎么愉快。

    嗯,她应该没有那么早回来的吧,既然是把这一切也当成是幻觉的话,那么就不定就会因为这样而被卷入到什么麻烦的事情也说不定,可是,雾彩是魔法少女,虽然只是变成了魔法少女之后的第三天就死去了,但是再怎样说也好,在这段时间里可以召来的麻烦也是有限的吧。如果真的是因为抱着这种心态生活而死去的话,这样差不多也可以令到对方清醒过来的吧。

    某个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件好事来的。

    “嗯……看看厨房里有没有什么食材吧,毕竟在不久之前才想到了那种不合理的理由,如果连这种事情也不做的话,肯定是会被怀疑的吧!真是的,为什么偏偏在这种事情上就要提早啊!明明……明明只要没有成为魔法少女的话那么就好了,这样的话,我也不需要这么痛苦了,明明只是需要轻轻的一刀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完全的话就非得要变得这么麻烦吗?”

    如果没有变成魔法少女,那么只要杀死了她,那么故事就可以写上大结局了。

    那将会是一个非常圆满的大结局。

    让那种根本就只是应该存在于梦中的理想乡永远成为梦就可以了,那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于现实世界。

    而现在计划破产,甚至因此而产生了与本来的计划完全相反的计划二,虽然要是看开了的话倒也是什么事情也没有,但是,果然不管是怎样想的话也是会有一种不爽快,不愉快的感觉,而这一份的感情就被小林樱发泄在食材的身上。

    所以今天还是制作肉酱吧!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

    雾彩家的厨房里就这样发出了某种吓人的,如同是雷鸣一样的轰击声。

    ……

    这真是太糟糕了,所有人的反应也是如此。难道说,自己的幻觉已经是去到了这个地步吗?

    雾彩这样想着,她发现到一件非常可怕的事实。

    那就是,自己似乎在他人的眼中和自己所理解的幻像是一样的,甚至在三秒之前才被问是不是在cos魔法少女,虽然不知道这个角色到底是谁但是真的是很可爱之类的。

    --当然更多的目光以及发言因为太黄和暴力的关系不会被说明了。

    这样的对话在这一天里发生了数次,最后,也就是只能这样想的吧--自己的幻像甚至是连与常人的交流能力也破坏了,在自己的面前,在自己所看到的一切里,和自己所对话的人,这些东西真实地存在着的东西吗?

    雾彩的心底里想到了这个疑问,而且,确定这一点到底是不是事实,也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

    只要这样做就可以了,雾彩这样想道︰

    “这个衣服是类似是魔法之类的东西,如果就解除了之后会引发出什么不同的反应的话,以及是自己的体验会因此而产生不同的话,那么大概会看到和现实以及虚幻之间的交界里寻找得到违和的地方吧!”

    这样的话,就可以确定这到底是不是幻觉了,逻辑而环境也可以完美对应的幻像,这是不存在的。

    作为证明的话,就是那个拥有着隐藏得很深的杀意,看称为自己未来的妻子的重生者。这个设定简直就是在开玩意的,如果不是用开玩笑来说明的话根本就没有办法解释这种完全没有任何逻辑性,只有戏剧性可言的情况。

    这就是自己的现实与幻想之间所产生出来的违和感,没错,如果接下来的话会发生自己所想象的事情的话,那么,这毫无疑问就是自己所想象的那个答案。这是很简单的证明方法,虽然如果这是现实的话,那么绝对是会被加上十八禁又或者是各种不应该说明的儿童O情这种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故事里的东西。

    但是,如果这就只是幻觉的话,那么,这当然是什么问题也没有了。因为幻想是没有任何罪恶的,有罪的人是把这种幻想告诉别人的家伙,只要不被知晓的话那么就是无罪的。没错,而这个证明的方法所需要的,就是克服自己的羞耻心,只要可以克服这种东西的话,那么就什么问题也没有的,这是很简单的想法,也是很简单就可以理解到的事情吧!

    用一句简单的话来说,那就是雾彩决定在这里表现什么是萝莉幼女的果体。

    “嗯……不过如果就只是这个地方的话……因为我根本就不认识这里的人,所以……要是有什么反应的话大概也是难以进行决定的,和家里的幻像进行这种东西的话也是没有办法认证到的,那么,就只能在这个虚幻以及是真实所重合的世界里,找到一个自己是真正认识的人,然后再进行这个实验的话那么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