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小说 > 玄幻小说 > 谋杀魔法少女 > 005 看不见不是你可以穿这套衣服出门的理由
    正好,这也可以成为新的漫画剧情。

    同样,又可以每一天都被这种病态一般的眼神所注视着。

    这是精神病吗?不,这是天堂,是只有自己才可以体验到的,黄金一样的天堂。

    雾彩微微地笑着,感觉到了未来的好日子,同时,也想要听一听这个幻觉到底是在说什么东西。

    因为这种幻觉是存在着「剧情」这么一回事,为了不让自己的美梦变成了恶梦,了解一下剧本的设定也是完全没有任何坏处的事情。

    不,倒不如说对于这种在「抄袭」以外得到有趣的剧情的机会可是不多的啊!

    “因为,那是在你死了之后发生的事情。”

    “什么?”

    这到底是什么剧情啊!雾彩心里想道。

    她有些后悔自己之前所做的决定了,虽然这不过就只是在数秒之下在下定决心要听,但是在此时此刻,她只是想要当作是从来也没有这样想过。

    果然从自己这样的脑袋里所出现的剧情就只会是连最下三流的作家也不会创作出来的类型。

    会觉得自己的幻觉里得诞生出什么有趣的东西,会这样想的自己现在看起来简直就好象是个白痴一样。

    “你会在三天之后被杀死,被恶灵杀死,然后,在六个月之后复活,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的魔女,魔女的王,名为暴风雨(Tempest)的神。作为魔女而重生的你,拥有着和生前完全不一样的姿态,以及是面貌。”

    “然后呢?然后我做了什么事情?”

    雾彩问道,不过眼神看起来完全就已经是维持着一种公事公办,按章工作的态度--简单而言这个混蛋已经完全提不起任何兴趣可言了。

    她只是想要静静地欣赏幻觉所给自己那宛如是黄金的梦想里一样美好的「特效」而已。

    这种剧情还是放过自己吧!

    “之后啊……应该怎样说好呢?作为世界上最强的魔女,你在这个世界上就好像是天灾一样的存在,你支配了这个世界,把世界如同是你所想的一样改变,那里,是属于你自己的世界,是你的意志行走在地上的世界!”

    “简直就好像是神明一样啊!”她在棒读,毫无诚意地在棒读着。

    “在那个时代,你的确是被别人当成是神一样。”

    “那么,我和你是怎样认识的呢?”

    “嗯……让我来想一想吧!那好像是……在你杀死了我之后,我成为了魔女,然后被魔女之王的你所支配?可以说,我们这些战死了的魔法少女,全部也是你的后宫啊!”

    “哦……虽然听起来好似是有些傻气的感觉,但是说不定也会有人喜欢的关系,所以还是先说下来吧,说不定的话之后会是有用的也说不定。”--因为好歹也算是自己「原创」的剧情,就这样放弃了好像是有些可惜的样子,所以还是先记下来再想想会不会画出来好了。

    “听到了自己的未来是怎样的,你也就只是这个反应吗?”

    小林樱似乎有些难以相信。

    这是作为一个正常人的反应吗?

    不过,对方是魔女的王。

    有着什么不正常的反应,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毕竟,小林樱也是从来没有见过还没有成为魔女的雾彩。

    所以,对于对方的生前到底是怎样的人,她不知道。

    对方的名字是什么?除去了作为魔法少女的名字之外,她也是不知道的。

    甚至,连对方现在到底是想着什么东西,现在的话到底对于自己怎样看,这些事情同样也是迷团。

    虽然知道对方是最弱的魔法少女,但是想到了那个魔女之王,想到了那个近乎是无敌的存在。

    --即使是「强运」还是「魔法」还是说任何武器以及意志都没有办法产生任何作用,宛如是无敌一样的怪物。

    不管做出了怎样的准备,那也就好像只是以赤果的身体来面对天灾一样的黑暗存在,就算是被冠以「邪神」之名也毫不过分的魔女。

    小林樱觉得自己没有办法用简单的想法,用平静的态度来面对她。

    甚至,连最基本的试探举动也没有办法拿出勇气去做出来,因为她没有以绝望为赌注而为了去确认什么那种了不起的「觉悟」。

    “毕竟自己的幻觉里会出现这种有意思的东西,这样的话不好好记下来的话,又怎么可能对得起自己的这一份恩赐呢?虽然我的人生里最讨厌的就是努力,工作这样的东西,但是为了维持自己平静得象是植物一样安宁的生活,作为人类的自身,是不能回避这样的问题的,所以,不这样做的话是绝对不行的,这样说的话,你可以明白吗?”

    简单而言就是难得体验的东西,虽然剧情不怎么样,但是由自己亲身所感受的「真实感」这件事的本身就已经是可以称之为「奇妙」的偶然一般的事情。

    就这样翻翻白眼然后就当没事发生,不管是怎样想也好,都会认为这实在是太可惜了。

    雾彩是打从于心底的这样想的。

    幻觉?什么意思?小林樱觉得自己似乎是想错了什么东西。

    难道说,对方现在的反应是因为她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的存在,不,正确来说,应该是完全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

    小林樱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好像是明白到雾彩当然是怎样死的。

    这个家伙,该不会是因为把恶灵当成是幻觉,所以才会被杀死的吧!

    这种宛如是白痴一样的死亡方式--说不定真的是有可能发生也说不定。

    如果是这样的话……说不定这个人的生前并没有自己所想象的那个弱。

    说不定是这样的吧……

    小林樱觉得自己似乎是发现了这个隐藏在历史的迷雾当中的真相了。

    当然,也许她只是真的不愿意相信在自己的未来里遇上的那个「恶魔」在生前真的是这么废物。

    --因为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被那个家伙打击到绝对绝望的自己又算是什么东西呢?

    只不过,这种认知的问题应该是最值得头痛的问题,因为这种问题,真的是很难改变。

    自己又不是什么心理医生,完全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解决问题的。

    这种事情,可不是用自己的拳头用力地揍一顿就会有任何改变的。

    就像是遇上坏掉了的平板电脑用暴力来对待的结果就是把自己炸死而已。

    在这种事情上,也不是能用简单而且明快的暴力就可以解决的。

    “对的,比如说,你觉得玩一个魔法少女为主题的游戏,就真的是变成了魔法少女,这样的事情是合理而且可能发生的吗?如果是作为一个有常识的人,我可以肯定地说,这种事情根本就是和合理性这样的东西完全没有关系的,也就是说,不管怎样想也好,这种事情怎样想也就只是出现在故事里的剧情而已,所以,这种事情会发生在现实的世界?你觉得我应该是相信,这就是事实,还是我是得到了什么精神病?从常识去想,虽然后者是绝对不会想要承认的,但是怎样想也好,后者的可能性才会是最大的那一个吧!”

    虽然知道这完全不是事实,但是偏偏却觉得这个家伙说得非常有道理的样子。

    小林樱这样想着。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是正常而且合理的话。

    但是啊!你忘记了一件事。

    需要合理性这样的东西的,是那些去考取文学奖的文学作品。

    而不是现实世界。

    戏剧需要的是精彩的剧本,而文学需要的是合理以及逻辑。

    然而,现实的世界所剩下的却只是疯狂。

    完全不存在名为合理性又或者是逻辑所存在的空间。

    所以,这样想的话大概也是可以明白到雾彩到底是在想着什么东西。

    没错,她是认为这个现实世界需要这种根本就是不存在。

    这是错误的认知,同时也是难以改变的认知。

    问题的存在,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没有办法认知到问题的存在。

    既然已经可以意识到对方的死因到底是什么的话,那么,现在剩下来的,那么就是到底应该要怎样解决这个问题,这是好的开始啊!

    “等一等,你就是打算穿着这件衣服出门吗?”

    小林樱看着雾彩这样说道,说实话,就算是作为魔法少女的她自身,也是难以把这件看起来梦幻一般的衣服当成是日常服来穿,因为不管怎样也好,这也是有着一种非常令人觉得羞耻的感觉,这种感觉实在是难以形容的。

    所谓的魔法少女,可不是别人看不见的幽灵。

    就像是变成了魔法少女,然后赤果地走出去的话肯定会被当成是变态然后被OOXX的。

    所以,这就是把这件衣服穿出去,并且完全是可以被别人看到的。

    虽然说羞耻心是人类变得弱小的理由,但是这也不是你可以无视它的存在的借口啊!

    “没有关系吧,虽然会觉得很羞耻,但是,没有办法否定的是,这件衣服真的是非常舒服,穿起来简直就好像是把自己的皮肤升级了一次似的。而且也没有任何人会看到的,因为,这就只是我的认知的问题而已。没错的,在别人的眼中,我还是那个正常自己。所以,只要克服这种心理问题的话,就算是得到了这种幻觉的我也是可以像是正常人一样的生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