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小说 > 玄幻小说 > 谋杀魔法少女 > 004 毫无自觉性可言的魔法少女
    而且在意识到这种事情的瞬间,在短短的两到三秒的时间里,能想到理由就已经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最重要的是,从对方的样子看起来,好像是什么事情也没有意识到一样。

    真是好呢!看样子对方是类似是天然呆的类型。

    嗯,这下子操作的空间就大了。

    某个意义上,这也是不能称之为百分百的失败。

    没有错,这不是失败,一切还有着可以拯救的可能性。

    只要知道这一点的话那么就已经可以了,这样的话,自己的行动,自己的到来,那么这就不是没有意义的事情。

    这可真是幸运呢,果然--属于自己的「强运」还没有完全消失。

    “呼……那么我进来了。”

    看样子就算是魔女之王,在成为魔女之前也是一个天真的孩子呢!

    知道了这一点之后,就莫名奇妙地觉得有些安心了。

    接下来需要做的事情,到底是什么还没有想得到,只是,如果只是现在的话,那么就只是需要阻止对方死去就可以了。

    未来不需要魔女的王,你只是需要作为魔法少女而活着的话,那么就已经是可以了。

    这样活下去的话,对于我来说就已经是足够了。

    所以,不管怎样也好,我也就只能这样做吧。

    虽然我是发自于内心地憎恨着魔女之王的存在,甚至把这种想法强加于你的身上,但是--为了消灭我最憎恨的东西,绝对不可以让你作为「魔法少女」而死去。

    ……

    虽然觉得这个家伙好像是突然之间有了一段至少有千字以上的内心戏,但是,这不过就只是幻觉而已--雾彩突然之间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所以会有一些奇怪的,违和的地方,这也好像不是什么难以想象的事情。

    令到自己的心情以及自己的精神状态变得更加好的方法之一,就是把多余的好奇心都抛到去垃圾桶吧。

    什么也不知道也可以正常的生活下去,这样的话才是幸福的。

    如果不是社会正在用物理又或者是其他的方面来消除着这个世界以及社会的无知者的话,真是想要把学习这样的东西全部都抛走。

    不过,这是不行的。

    知道得越多的话,就越是危险。

    不管是这个社会的支配者也好,还是各种各样的方面又或者是冲动这样的东西也是会因此而不断地演化,进化,去到最后,那就是难以忍受的东西。

    所谓的杀人冲动什么的,那是因为知晓到太多关于生命的事情,并且因此而产生了兴趣,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就好似是因为想要了解更多所以会想要拆开电脑看看一样。

    对于生命完全没有任何敬畏可言,想要试着杀死某个人的想法也肯定是曾经存在过的吧!

    想法只是想法,只要没有实现出来的话那么就毫无疑问就是一个正常人。

    虽然雾彩还没有这样控制不了的冲动,但是偶然看到漂亮的眼睛,想要挖下来的话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作为社会人的常识,以及是可以清楚地知道眼睛是属于生者的东西,如果挖出来的话那么就会变得不好看的话,那么,说不定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因此而发生的。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吧。

    每一个人也总是会有一种属于自己奇怪的欲望,但是却会受到了一些莫名奇妙的理由而得到了自我的限制,就好像是现在一样,扭曲的欲望虽然仍然存在着,但是,这却没有办法释放出来,又或者说,这会以另外一种的方式释放出来。

    而对于雾彩而言,既然没有办法令到这种眼神永远地留在自己的身边的话,那么,这也就是只能去选择一个可以随时随地观察到这种目光,可以被这种视线所观察着的职业。

    那么,这个世界上到底有什么职业是最接近的呢?

    仔细一想的话,会有这种眼神的人绝对是不正常的存在,那么最容易接触到这种人的世界,那么,当然就是名为心理治疗师这样的职业了。

    虽然对于心理学这样的东西根本是完全没有任何兴趣可言,但是,如果这样却是可以接触到自己所希望的世界的话,那么,那就是必需要拥有的东西了。

    和爱好这样的东西完全没有关系,那就只是为了自己所需要的生存要素而需要的东西,就好像是怎样吃饭,怎样走路一样,这种是生活之中理所当然的事情。

    兴趣是不存在的,但是如果学不会的话那么就会非常麻烦。

    就像是学校所教导的知识一样,实际上根本就用不上的东西也是有很多很多的吧。

    连这些根本就是不彻实际的知识都需要合格的话,那么为了自己所希望的生活而必需要学习的东西--那不是必需要的事情吗?

    所以,她并没有所谓看到心理病就需要治疗的冲动,因为她根本就不是为了治病这样的东西而成为心理治疗师的。

    同样,现在的话如果自己的幻觉以及是妄想症可以令到自己生活在自己一直以来也想要呆在的世界的话,那么,就算是这种完全不能算得上是正常的精神状态,也就只会成为被雾彩所利用的东西而已。

    如果可以让自己感觉到美好的生活的话,那么自己到底是不是拥有着精神病--这种的事情谁会在意呢?

    不管她的精神状态到底有多么糟糕也好,她都是一个拥有着最基本社会常识的成年人。

    克制自己的想法,把自己伪装得和周围的人没有任何分别,学习着维持自己的生活必需要的工具。

    对的,这样的雾彩也认为自己绝对是一个正常人。

    她在意识到自己存在着异常的爱好的同时,仍然认为自己和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分别,如同是在工场里出品的手机一样模式化的人类。

    “想要喝些什么?”

    “不,不需要了,如果可以的话有开水的话那么就已经是足够满足的事情了。”

    “开水吗?别看我这样,我对于泡茶也是有着自信的!”

    雾彩回答道,露出了自己最温柔的笑容,然而那些茶包根本就没有办法为这一点提供任何说明。

    就好像是一个泡面专家根本就完全没有办法说明这个人是料理的专家。

    这个人根本就只是懂得用茶包而已!

    而现在,小林樱觉得这件事根本就是完全没有任何说服力可言,当然,她本来就不是为了这种东西所以才会出现在这里的。

    比起这种事情而已,现在的话是有着更加重要的事情的。

    比如说,到底应该怎样才可以保护这个人不被杀死呢?

    又或者说,怎样才能让她相信自己--然后变回人类应该拥有的姿态呢?

    “……那个,雾彩?”

    “为什么要用游戏的ID来叫我呢?你不是说是我未来的妻子吗?难道说,你不知道我的真名是什么吗?”

    雾彩露出了奇怪的眼神,虽然这应该是自己的幻觉,但是,这也应该是有着自己的剧情的。

    这不是光怪陆离的奇异梦境,而是伪装成为现实世界的恶梦,既然是这样的话,像是电影又或者是小说里的一样出现剧情这样的东西也是正常的事情。

    只要不是现实里存在,又或者是抽象性质的艺术电影的话,那么肯定是会存在着名为逻辑剧情的东西。

    她知道的,这大概就是那个名为文抄公的噩梦里所带来的东西。

    类似是一种职业病之类的感觉吧。

    从那个自己也没有办法意识到的世界那里得到了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之后,看样子,这就是后遗症的样子。

    逻辑?不,是戏剧性,自己的幻觉,那是有着这样的东西的。

    所以,接下来的肯定是一个有趣的剧情。

    就好像是有关于那个世界的噩梦。

    那个令人绝望的,不属于自己的人生。

    只不过,现在的话……噩梦和现实连结在一起了。

    所以,大概的话也是已经可以想象得到这是会发生了什么事情。

    正好,这也可以成为新的漫画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