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小说 > 玄幻小说 > 谋杀魔法少女 > 000 相信自己变成魔法少女的人都是呆瓜
    说到了魔法少女这种东西到底是什么,每一个人也是会有着不同的答案吧!

    穿着梦幻般可爱的衣服,与邪恶的存在战斗的少女。

    可以随意地吃着甜食,利用着自己的力量来令到自己过上梦幻般的生活的少女?

    还是说,在魔法的力量之后改变自己不幸的少女?

    又或者就,因为魔法的力量而从不幸的少女变得更加不幸,绝望,然后死去,人生之中就是由名为不幸的东西所组成的女孩子吗?

    不同的人会有着不同的答案,但是正确的是,以上的也是可能的,并且,最终必然会抵达到最后的一个选项。

    但是,如果曾经得到过幸福的话,那么就算最后的结局是在绝望里死去的话,那么,这也是应该没有任何怨言的事情吧!

    “虽然我是写这种充满了治愈风格的魔法少女漫画,但是我可是完全没有听说过这个游戏玩到最后的话自己也会变成魔法少女的啊!”

    一位矮小而可爱的少女这样说道。

    她穿着一身就象是动画里才会出现,梦幻般可爱的服装(简单而言就是穿出门口会令人觉得非常羞耻的服装)。

    此时,她的眼睛非常专注,又或者说是充满了一种想要把自己的手机一口气摔成为碎片的冲动。

    但是,她自身的理性却是这样告诉自己,就算自己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事情的本身也是不会有任何改变的。

    因为这样做的结果就只会有一个,那就是自己买来不过只是数个月的手机会因此而被破坏而已。

    除此之外,什么事情也是不会有任何改变的--特别是目前发生在自己身上,令到自己的精神都快要被狂气支配,陷入到无能狂怒的奈落之洲当中的事情。

    在此时,在此刻,在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任何人都难以用“啊!原来就是这样”的心态去接受的事情。

    那就是,自己因为一部游戏而变成了魔法少女。

    这种扯谈的事情,就算是漫画也已经没有人会这样写的剧情,已经可以说得上是旧时代才会出现的剧情,现在却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这个世界上,是不可能会存在这种不合理的事情的。

    “就算是想要逃避现实也好,现在的话,你也是魔法少女了,嗯?竟然没有觉得高兴吗?既然不想成为魔法少女的话,为什么要玩这种以魔法少女为主题的手游呢?这不是很奇怪的吗?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已经发生了的事情就不会发生改变,就好像是杀人犯没有办法令到死者复活一样。”手机里传来了甜美的女声,如果不是因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的话,这应该是会令人产生好感的声线来的。

    但是现在的话,除去了厌恶之外,就再也没有办法产生出其他的感觉。

    “从一开始就已经把自己放在犯罪者的角度吗?”

    被变成了魔法少女的某个人,现在这样对着把自己变成这样的犯人说道。

    而这个把自己变成魔法少女的,就好像是故事里的妖精一样,只有一个巴掌的大小,这样想着的她就马上看到了这个妖精小姐变成了和真人一样的大小了。

    而且--她从手机的世界里走出来了,出现到现实当中。

    因为已经没有任何事情比起现在还要糟糕的关系,像是从手机里走出女孩子这种完全能当成是「某夜凶灵」之类的场景完全没有办法令到某个人的神经产生任何的震撼感。

    她的精神已经去到了一个因为疯狂而看起来变得清醒的严重地步了。

    妖精小姐虽然看起来有一种令人欢愉的气息,但是在带来了这种令人困扰的信息的话,那么就完全没有办法令人产生高兴的感觉了。

    “才不是犯罪者啊!只是比喻,也就只是打一个比方而已,才没有其他意思啊!而且,就算是这样说也好,也改变不了什么的啊,所以,还是老实地接受吧,现在的你是魔法少女了,这可是无数的少女的渴望啊!就这样就被你得到了,难道说你的内心就连一点高兴的情绪也没有吗?”

    “虽然我是很喜欢小孩子的那种人,但是自己也变成了小孩子,这种事情可不能说得上是高兴啊!”

    没错,自己所变身成为的魔法少女,是一个身高连一米六十也没有,胸口平坦得就象是一个男孩子一样,作为女性的魅力已经可以说得上是绝望的存在。

    除去了有着某些令人绝望的爱好的人,不然的话,作为魔法少女的这个自身,简直不管在什么角色都是被判了死刑的存在。

    虽然自己很喜欢这个类型的,但是,果然和自己成为这个类型的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体会。

    就好像是喜欢看死亡游戏的小说的人,绝对不会希望自己成为游戏里的一员那样的感觉。

    “放心吧,平常不想要用到魔法少女的姿态的话是可以变回去的,所以,请安心吧,这是什么问题也不会有的。”

    她这样说道,虽然不知道真正的名字是什么,但是如果是游戏里的名字的话,这个妖精一样的少女,应该是叫做维奇德的吧,不过,当游戏变成了现实的时候,要是还相信设定这种东西是合理而且真实的话,那么这个人的脑袋大概就是已经被发情了的野兽踏了很多脚才会这样想的吧!

    游戏和现实,那是两种不同的东西,特别是在设定这种东西上,那是完全没有办法找到合理的地方。

    对于这个自称为管理人的少女,被变成了魔法少女的自己是不可能会相信的。

    “所以说,要是不相信的话那么就揍自己一拳怎样?小雾彩?”

    这个是游戏的ID,所以为什么不能用现实的名字来称呼自己呢?

    如果真的是名为游戏管理员的存在的话,知道自己的真正名字那不是轻松的事情吗?

    “魔法少女当然是有着魔法少女的名字了,所以,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听到了这种令人想要挥拳打在她那漂亮的脸蛋上的解释之后,雾彩隐藏自己的怒意,然后,她真的是捏了一捏自己的脸蛋。

    “嗯……完全不疼啊!我知道了,这果然是在做梦,对的,如果不是在做梦的话,那么怎么可能不会觉得疼呢?”

    在触觉上可以意识到自己的确是在用力捏着自己,产生的感觉也好象是和现实的没有分别,但是,这也就只是好像而已,实际上而言,分别是有的,比如说自己没有办法从这种强烈的感觉之中意识到名为疼痛的感觉。

    感觉得到,但是却没有办法把这种感觉称之为有痛楚。

    就好似是抵达到疼痛之前,名为痛楚的负面状态就被什么东西削除了一样。

    不知道是谁这样说过,梦境这样的东西和现实一样,都是有着感觉的存在的,只不过,只有一种的感觉是没有办法意识得到,那就是痛楚。

    所以,她才会意识到自己在伤害自己,并且能感觉到自己的血肉受到了魔法少女的筋力伤害,但是却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

    宛如是突然之间拥有了可以克服痛楚这种由肉体带来的「幻觉」一样的钢铁精神。

    --「钢铁精神」?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会出现像是自己这样生存就只不过是为了知晓自己是活着的人的身上呢?

    “果然是梦境啊!因为,现在不疼啊!一点的疼痛也没有办法感觉得到啊!哈哈……哈哈!!”

    雾彩笑了起来,因为在知道了这就只是梦境之后,就没有办法不感觉得到高兴了。

    心底里松了一口气。

    对的,这种荒谬的事情又怎么可能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呢?这种事情只是需要动一动脑筋去思考的话,就算是正在看着小白文的读者也应该知道那是绝对没有可能发生在现实世界当中。

    这又不是小说,也不是漫画,更加不可能会出现真人版电影又或者是电视剧改篇的作品。

    这种完全没有任何现实世界的逻辑发展出来的剧情--那当然就只可能存在于自己的幻想当中了。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一切就好办多了。

    只要是「梦境」的话,那么--就只是需要等待自己从这场恶梦般的清明梦里苏醒过来的话,那么什么问题都会解决的。

    对吧,只要是梦境的话,那么什么都是可以说得通的。

    “我是叫你变回去试一试,不是在魔法少女的时候尝试啊!因为,魔法少女的存在就是为了战斗啊,要是这样就觉得疼痛的话,那么怎样战斗呢?所以,这是不可能的,这是魔法少女的自我保护啊?为了令到你可以正式地敌人战斗,为了这一点而存在的。你该不会白痴到觉得一班小孩子拥有了魔法的力量就真的是可以拼着破破烂烂的身体和邪恶战斗?你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半点作为魔法少女应该拥有的常识呢?”

    维奇德这样说道,这个不懂人心的妖精毫无犹豫地破坏了某个人心底里的希望和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