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被寄生了 > 第二十六章 饥饿
    “怎么,傻了?”季言蹊扬眉一笑,横刀立在当场:“没想到我会来吧?”

    叶长青微微倚着墙,剑尖不着痕迹地抵在地上:“确实没想到。”

    他打量了她几眼,轻笑:“来做什么?”

    “来……取你狗命啊!”

    季言蹊哼笑,径直朝他冲来。

    来势如风,却并无杀气。

    叶长青一动不动,噙笑看着她冲过来。

    “嘿!”季言蹊一刀砍落,正正劈在墙上,发出金石声响。

    锋利的刀刃,正正对着叶长青的脖颈。

    自始至终,叶长青一动不动,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你这人怎么这样!”季言蹊忿忿,瞪了他一眼:“好歹也躲一躲不!一点都不配合!万一我没收住手呢!?”

    “送这么远?”叶长青却没接她的话,径直说道:“刚才我记得有道别。”

    季言蹊收了刀,傲娇地哼一声:“我跟队长说了,我不干了,我要跟你混!”

    “胡闹。”叶长青倚在墙上,声音低沉:“回去吧,我是寄生者,而且体质特殊,你跟着我太危险了。”

    季言蹊没吭声,打量他几眼,突然笑了:“啧,都自身难保了,还想骗我呐!”

    她一把拉住他的胳膊,用力将他拉正。

    本就受了伤,叶长青能撑到现在全凭着他顽强的意志力,哪经得起她这拉扯。

    他眼前一黑,长剑落地。

    “喂!不是吧!?”

    他几乎是扑进她怀里的,季言蹊差点都没扶住。

    “长青?叶长青!?”叫了他好几声,毫无动静。

    季言蹊想了想,半抱半扛的,把他弄到了一处破败的房子里。

    这边别的没有,腐旧木头倒是不缺。

    她烧了点水,看着昏迷的叶长青犯了愁。

    他没有什么外伤啊,只有右手一些零零碎碎的小伤口。

    伤在里面的话,她也没有治内伤的药啊……

    难道要把他运回河东治疗?

    她转了几圈,有点头疼,没车,叶长青还是寄生者,万一被发现,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寄生部能放过他,但上头来的冯学者可不会……

    “哎?”季言蹊皱着眉头,拉起叶长青的左手,仔细看了看。

    “不对啊,刚才的几条伤口呢?”

    她明明记得胳膊这里,有好几条血痕的,怎么全没了……

    她突然想起了那天叶长青伤痕累累地回来,第二天就跟队长说笑着出院的情景。

    “妈耶……”季言蹊震惊地看着他,伸手捏了把他的脸:“居然能自愈,你是什么神仙啊……”

    既然叶长青的伤不再是问题,她也就放下心来。

    现在最大的问题来了:食物。

    这荒郊野外的,根本没有东西啊!

    季言蹊有些发愁,她包包里倒是有些吃的,但她不敢动,索性起身在周围转了转。

    不仅一无所获,甚至还察觉到有些异样。

    她立即折返,刚好看到一株寄生物正疯狂地朝叶长青奔袭而去。

    “找死!”季言蹊想都没想,一刀砍了过去。

    这一守,便守了一天一夜。

    等到第二天叶长青醒来的时候,发现季言蹊靠在他身边睡着了。

    他试探着转了一下手,发现自己伤势又恢复了。

    这就好,叶长青轻吁了口气,毕竟这种环境,如果受了伤可真是挺麻烦的。

    “嗯?”他虽然动作轻微,但季言蹊却已经跳起来了。

    明明还睡眼迷蒙,却已经横刀而立,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左右看了看,没发现异常,季言蹊晃了晃脑袋,面上一喜:“哎呀,你醒啦!”

    “嗯,辛苦了。”叶长青没有错过周边的一堆零碎残肢。

    “没事!”季言蹊打了个呵欠,想了想:“哎?你饿不饿,我这有吃的!”

    叶长青还真有些饿了,他接过她递来的巧克力,掰了一块:“你还带了吃的啊。”

    “那可不。”季言蹊不敢动,事实上,她粒米未进,头重脚轻的,面上却还佯作若无其事:“之前寄生物都不多,就昨晚突然变多了,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感觉我们得早点离开这才行。”

    这样吗……

    叶长青沉吟片刻:“可能是之前都惊走了,昨天见没有动静了它们又跑了回来。”

    “哦。”

    “给你。”叶长青哪里看不出她偷偷咽口水的动作,塞了一块在她嘴里,看了眼她的包,面色沉静:“真不回去了?”

    “真不回。”季言蹊美滋洋地含着巧克力,甚至都舍不得吞咽,含糊地道:“跟你混,有肉吃啊!”

    哪里有肉,叶长青颇为无奈地看了她一眼,连饭都没得吃。

    但他也没拆穿她,只默默地把一条巧克力喂了大半给她。

    看着他是一人一块这样吃的,季言蹊并没发现。

    “走吧。”叶长青把地上稍微收拾了一下,灭掉火:“这里不宜久留。”

    季言蹊补充了体力,浑身充满了干劲:“好,走!”

    既然都被发现了他的异常,叶长青也没再掩饰。

    一出门,他直接用长藤卷起季言蹊,快速前进。

    “哇!好好玩哎!”季言蹊完全不知道害怕为何物,喜不自胜。

    “……你不觉得害怕吗?”叶长青理解不了她的脑回路。

    事实上,他甚至都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跟着他来。

    季言蹊看了他一眼,想了想:“其实是有点怕的,但也还好啦,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在你身边安全一些。”

    这种第六感,曾经救过她很多次。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叶长青也就不再问她。

    跟就跟吧,多她一个也没什么,反正她也有自保能力。

    他们跑了一天却一无所获,毕竟河西这边已经荒废,能吃的早被带走了,残存的也已经被毁坏。

    偶尔路过居民区,里头也有人虎视眈眈,只等着他们接近就攻击。

    所以他们一路疾驰,最后找了处残破的旧楼准备过夜。

    季言蹊包里食物并不多,毕竟她一般都是用来装寄生物的,只带了出任务的食物。

    一个人省着点,吃两天还可以,但他们是两个人。

    饿了一整天,季言蹊落地后都有些站不稳,但还是勉强忍耐着,不想让他察觉。

    叶长青看了面如菜色的她一眼,心里有些烦躁。

    结果好死不死的,竟然还有寄生物偷袭。

    他这一次不再留手,不止把它们击退,甚至追出几里把它们砍死了才折返。

    “哇,这么多,发财了……”季言蹊看着他拖着一长串寄生物回来,眼睛发光。

    轰地一声把东西扔在地上,叶长青瞥了她一眼:“又不能回寄生部换钱。”

    也是哦,季言蹊叹了口气:“可惜了。”

    叶长青没理她,径直点火烧水。

    四下搜罗了一番,倒是找出些生活用品,不过,吃的还是没有。

    “你这是做什么?”季言蹊凑过来,有点好奇。

    叶长青拿着匕首,慢慢将一截寄生藤削皮:“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