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小说 > 玄幻小说 > 召唤梦魇 > 192 心 1
    晚风中隐约飘出一丝淡淡腥气。

    马伊刚刚从学院里出来,便接到配合当地调查组织,解决新出现的渗透现象。

    一处酒吧后门,有些幽暗的小巷里。

    马伊面色凝重的等待着前面两人蹲在地上检查尸体。

    尸体浑身浮肿,皮肤发白,大腿和后背上有各三道狰狞伤口,伤口入肉一厘米左右。

    致命处是咽喉处被扯烂的喉管。

    暗红的血顺着尸体身上的黑衬衣袖子,不断往下水道排水口流去。

    “死者身份是酒吧侍者,在这里工作了一年左右,平时没有任何不良嗜好,唯一有点喜欢的是加班。”

    “加班?那可真是模范了。”马伊低头点了根烟,狠狠吸了口。

    “死亡时间是半小时前,具体范围,需要仪器辅助精确。有什么东西从背后袭击了他,全部过程没有超过五秒。

    而且最关键的是,死者身上的所有伤口,几乎都是同一时间留下的。这不是人类能做到的范畴。”

    蹲着的一人站起身,面色凝重。

    “这种速度,只有那种家伙才可能有!”

    马伊沉默了下,点点头。

    “先封锁消息吧,我试试看周围能通知下相关部门支援。”

    “抱歉马伊,又把你牵扯到这种事里来了。”说话的那人是个大学教授般气质的秃顶老男人。

    他看起来极其疲惫。

    “但我这边真的没办法了。一个月里足足五起!这频率简直要疯了!”

    “这些家伙就是这样,还记得去年么?最多的时候一个月十起。”马伊摇头。

    “不管怎么说,尽量准备吧。”

    “恩。”

    ...............

    ...............

    烂尾楼,六楼。

    林盛嘴角缓缓逸散出赤红火星,淡金色的龙眼盯住对面沉默的诡异人影。

    “我才来过一趟,就被你盯住。你是专门来找我的?还是只是偶然?”

    “算了,你不用说话了,我不想听了。”

    话音未落,林盛一爪闪电般抓向对面。

    到了他这个境界,剑术拳术掌法,都可以随意融入自己的厮杀体系。

    一举一动伴随着巨大龙血力量,都能爆发出恐怖杀伤力。

    就像现在。

    呼!!

    林盛手爪刹那间跨过数米距离,狠狠从男子身上一爪划过。

    但怪异的是,他没碰到实体。

    男子就像一团幻影,身形荡漾了下,便自然散开,消失。

    “恩?”林盛收手静立。

    他刚刚明明感觉有实体存在,可冲过去却又碰不到对方。

    此时,那男子的身形又在他数米外的地方,重新浮现。

    男子一动不动,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有意思....”

    林盛缓缓往前,一步步的走近。

    在距离男子还有一米处停下。

    这种危险距离,对方居然也毫无所觉,似乎根本不在乎他靠这么近。

    “不会说话?”他再度问道。

    男子一言不发,依旧沉默。

    轰!!

    一大团龙火烈焰从林盛口中喷涌而出,噗的一下将男子彻底淹没。

    空气中隐约传出某种气息被烧焦散去的味道。

    这次那男子没再出现了。

    林盛站在原地,环顾四周。没再感觉到有什么残留。

    他控制得很好,喷出的火焰刚好烧到男子所在位置,其余地方毫发无伤。

    “古怪的能量。”他从来没接触过那种感觉,男子身上弥漫的能量。

    不是邪能,也不是梦境里的黑烟,更不是圣力邪灵之力等。这种力量,似乎只在活动流动时,才能让人察觉到它的存在。

    刚刚要不是那男子重新凝聚现形,林盛也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

    林盛四处检查了一遍所有位置,门窗,没再发现有什么问题。

    这才稍微放下心来。

    “看来这世界还有不少我不知道的神秘之处....刚刚那种能量,要是发展壮大了,很容易能造成麻烦。”

    反锁上门,林盛确定了没问题,这才拿出提前画好的仪式塑料纸,放在地上。

    老样子,一套流程他已经做过很多次了。这次也轻车熟路。

    不到二十分钟,所有流程全部准备就绪。

    林盛看着快要烧开水了的平底锅,啪嗒一下用打火机点燃鲸油灯。

    来到这里,也算是入乡随俗,这里的人都喜欢吃鲸油,所以牛油灯也被换成了鲸油灯。

    作为正统召唤仪式,初级异界召唤的启动语,是会自然而然的引动精神力和特殊力量。

    林盛低沉开始吟唱启动语,顿时便感觉自己的意识正一丝丝的被抽取出,注入面前的阵图内。

    阵图中的牛油灯飞出一丝白烟,很快没入平底锅水面。

    浓稠的水面激荡起阵阵波纹。那波纹噗的一下,弥漫出大片白色水汽。

    这些水汽飘散上升,很快姓曾一大捧白雾,将林盛笼罩在其中。

    让其意识渐渐陷入朦胧。

    他眼前视野里,缓缓亮起一团巨大的赤红色光球。

    这光球霸道的几乎占据满了他所有视野。

    没有迟疑,林盛意识迅速往前,投入光球其中。

    “避战!废物!!”

    “怯懦!废物!!”

    “痛苦!废物!!”

    “厮杀里,你唯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

    朦胧中,一个苍老而严厉的声音不断响起。

    “不准后退!后退就是死!前进,进攻,疯狂!忘记一切!冲锋!你才能赢!”

    “赢了!才有资格决定一切!”

    “胜者为王!巴伐利亚,从现在起,你就是家族新一任的钢之王!炎龙之血继承者!”

    “家族数百年的荣耀,寄托于你一人身上。”

    “荣耀,历史,权利,意志。一切最终都必须要胜利!”

    林盛睁开眼,他正端坐在一处华丽金色的方形书房内。

    面前站着一个面容英俊,但带着一丝胆怯的棕发青年。

    尽管青年浑身甲胄,一手握剑一手抱着头盔。

    但林盛还是从对方眼里看出浓浓的畏惧。那是对自己的畏惧。

    “父亲....”青年低声道。

    “你的意志,太孱弱。”林盛听到自己在说话,那声音似乎就是钢之王的音色。

    他顿时明白,自己是进入钢之王的共鸣记忆了。现在的他就是钢之王。

    “可我不想去辛瑞德...”青年鼓起勇气争辩了一句。

    “你必须去!”钢之王不由分说。“我已经给城主那边打点好了。现在的你,脆弱得就像只会打洞的兔子。”

    “是....我明白了...”青年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林盛看着他转身走出书房,消失不见。又看到书桌上,钢之王握着印章的手在微微捏紧。

    面前摆放的一份文件,只需要盖一下印。他却久久没有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