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小说 > 历史小说 > 手眼通天 > 第657章 当场被打脸
    事实上,任真的忧虑有些多余。别看陈玄霸表现得云淡风轻,其实开启龙域并没那么轻松,也需要消耗大量精力,维持那股恐怖威压。

    而现在,他已被炸出内伤,难以再恢复刚才的气势,也就是说,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即使他强行开启龙域,威力也将会暴跌,得不偿失。

    但任真的决断也没错,得机得势,现在正是他发挥优势的时候。

    他施展狂骨诀和风神步,以最快速度冲到陈玄霸身前,虽然受伤后明显变慢,他眼眸里仍燃烧着疯狂的战意,毫不畏惧。

    陈玄霸脸色苍白,嘴角渗出血迹,见任真闪烁而来,鼻孔里哼出一道冷漠声音。虽然遭受内伤,尊为帝王的他,心性同样没被扰乱。

    他持剑而立,眼神嘲弄,“你以为破掉龙域,就能赢我吗?小家伙,你还是太嫩了。”

    便在这时候,任真的六合剑到了,但它裹挟着的凛冽真气,却非灵动剑意,而是刚猛霸道的道意。

    这就是付江流教给他的雪饮狂刀,不顾一切,斩断一切!

    付江流说得对,现在是最考验决心的时候,比拼的就是求胜欲。谁不怕死,谁敢豁出性命,谁的获胜把握就会增大。

    而讽刺的是,陈玄霸这些年只暴露出一个弱点,恰恰是他胆小怕死。任真弃剑练刀,等的就是这搏命一刻。

    他斩出的这一刀,毫无保留,蕴含着他全部的内力,疯狂斩杀向陈玄霸。他的姿势大开大合,放弃防守,坦然暴露出大量破绽,任由陈玄霸来攻。

    这是非常凶悍的意味,等于在对陈玄霸说,有本事你来砍我,咱们互砍一刀,我特么就赚了!

    谁让我后面还站着那么多帮手呢?

    陈玄霸瞳孔骤缩,心知任真这是要玩命,不敢真的放手攻击,迅速抬起长剑,采取守势,格挡住这刚猛一刀。

    砰!

    刀剑相撞,陈玄霸连退三步。

    任真直接被震飞出去,跪地喋血。

    毕竟是准十境,就算陈玄霸遭受内伤,两人之间的修为差距仍然很大,难以被抹平。

    任真狠狠咬牙,擦掉嘴角血迹,锲而不舍地再冲过去,挥剑吼道:“这次能退三步,下次就能退四步,我早晚能把你逼上死路!”

    第二刀尚未斩出,后方的玄悲也没闲着,抡起拳头杀过来。

    “老夫活了两世,论斗狠,还真没怕过谁,也愿意跟你俩奉陪到底!”

    那只肉乎乎的小拳头,绽放着金灿灿的佛光,精纯法力汇聚其中,一旦砸到某件事物上,必定会给目标造成难以想象的震撼力。

    陈玄霸见状,自行倒退数步,眼神渐渐狠戾,“你俩一起上,这样最好不过,省得浪费时间!”

    说罢,他竟然丢掉手中剑,攥起双拳,正面迎了上去。

    这是要肉搏的架势。

    任真和玄悲暗惊,不知其中名堂,只顾卖力袭去,一刀一拳,都强横无比。

    下一刻,异象陡生。

    陈玄霸身躯微颤,忽然喷薄出神圣的金光,激射向四方,璀璨耀眼。金光之中,他整个人化作一尊黄金神像,威风凛凛,仿佛不可撼动。

    这片荒原,顿时被某种玄妙难言的气息笼罩。

    刚才那道龙域,如苍龙高傲威严,而现在这漫天金光,则是神圣庄重,透着不容挑战的神圣意味。

    看到这一幕,任真和玄悲同时惊呼出声。

    “这是……金刚不坏!”

    没错,这正是佛家的金光不坏法身。万万没想到,继龙域之后,陈玄霸的下一招杀手锏,竟是他俩再熟悉不过的佛门绝学。

    他何时也修炼佛法了?

    两人来不及多想,继续杀过去。以武力硬撼,才是验证他们猜想的最佳方式。

    陈玄霸怒吼一声,脚步前踏,如伏魔金刚一般,将那对似黄金浇筑的拳头轰砸过去,跟两人碰撞在一起。

    砰!

    这次,他站定不动,稳如泰山。

    任真和玄悲却被震飞,摔得比上次更远。

    准十境内力,再加金刚不坏,这是真正无敌的配置。无论对方的招数有多精妙,只要没法在内力上胜过陈玄霸,也就是晋入十境,就没法破开金身。

    而临阵入十境,这是做梦都不敢想的奇谈。

    也就是说,天下无人能打过陈玄霸。

    陈玄霸裸露上身,金光灿灿,本就不怒自威的面容,此时更是威严至极,恍若天神,睥睨着渺小的苍生。

    区区八境大宗师,在他面前多么不堪一击。

    他侧首看向玄悲,话音滚滚,震慑人心,“单论金刚不坏,你的修果应该比我圆满。但你的弱点是,境界太低,跟我隔着整整第九层,所以,别想着以卵击石了。”

    同样是金刚不坏,境界差距决定两者碰撞的结果。

    他又看向任真,眼神轻蔑,“至于你,真以为我像高瞻那样弱小,能让你倚仗参同契隔山打牛?逼我认真起来,你连拼命的资格都没有!”

    他说得没错,金刚不坏躯一现,即使不躲不挡,让任真再拿剑砍他,都未必能伤害到他分毫,还谈何拼命?只是一厢情愿罢了。

    真仙以下,他是真正的世间无敌了!

    听到这话,所有大宗师陷入沉默,纵然心有不甘,却不得不接受全军覆没的命运。对付这般无懈可击的陈玄霸,帮手再多都没有意义。

    任真挣扎着站起来,一想到自己剩余的底牌还没使出,就已被宣判无效,不禁感到悲愤。

    “你不是佛家弟子,金刚不坏也不可能速成,怎么会修炼到这种地步?”

    陈玄霸笑声桀骜,不可一世,“我的底牌还有太多,可惜,你们没资格见识到。金刚躯坚不可摧,你们休想……”

    话音未落,他表情忽然凝固,瞳孔抑制不住地抽搐起来。

    不得不说,这个flag立的,真是及时。

    他难以置信地盯着任真,踉跄数步,颤声道:“药里竟然有毒?!”

    说罢,他猛然一抖,半跪在地上,吐出大口鲜血。

    坚不可摧的金刚躯,瞬间烟消云散。

    世间最坚硬的防御,果然都是被从内部攻破的。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所有人始料不及,错愕地看着痛苦抽搐的陈玄霸,一时茫然。

    他们不明白,刚才还耀武扬威的陈玄霸,怎么转眼就中毒了?

    药里有毒?

    所有人同时望向任真。

    任真也感到迷惘,苦笑道:“你们别看着我,我也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一个时辰前,我确实服下了那枚药丸,但没感觉到异常。”

    众人愈发困惑不解。

    为什么服下同样的药丸,任真仍安然无恙,陈玄霸却毒发吐血?

    难道毒药还能识别人脸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