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小说 > 科幻小说 > 深夜书屋 > 第八百六十五章 是府君没错了!
    伴随着书屋死侍牌纯绿色无污染空气净化器的大功率作用,

    店里的雾气开始逐渐地散去,不复之前那般浓烈。

    许清朗拿起自己面前的青铜剑,将其他东西一并打包,扛在了肩膀上,就像是古惑仔准备出门砍人了。

    周泽跟着一起走出了书店,只是站在门口没有继续往外走。

    许清朗有些疑惑,转身看向周泽,道:

    “怎么了?”

    “现在不是时候,再等等,有个地狱的大人物现在就在通城。”

    “哦。”

    许清朗放下了东西,在门口席地而坐。

    没哭没闹没喊着要上吊,

    对于他来说,这是杀父杀母之仇,

    本该不惜一切去报仇,

    但如果可能会因此牵连到别人,他不会去刻意地强求。

    周泽点点头,也在旁边坐了下来。

    两个人就这么坐了好一会儿,

    许清朗回头看了一眼书店里头,见雾气几乎不见了,开口道:

    “你再坐一会儿,我去做饭。”

    “嗯。”

    许清朗起身,把东西又都扛回了店里,然后系上围裙,进了厨房,不一会儿,厨房里就传来了做菜的声音。

    林可一直站在周泽身旁,看了看书屋里头,开口道:“许娘娘还真挺善解人意的。”

    “这个世界上,能事事顺心意的人,还是太少,很多时候,往往都得身不由己。”

    “逃得了一时,也逃不了一世,很多东西,都是注定的劫难。”

    “你是在说你自己的爱情还是其他的东西?”

    林可耸了耸肩,道:“那老板,你打算怎么办呢?”

    “静观其变吧。”

    周泽打了个呵欠,站起身,继续道:

    “不到万不得已,谁又舍得和愿意去豁出一切?”

    “也是这个道理,但我觉得,如果继续拖下去的话,事情可能会更糟。”

    “也有可能往事如烟。”

    周泽看向了书店隔壁的药房,

    他记得安律师对自己说过,说老张头在来书店后,发现书店的格局很有意思。

    中间凹陷两侧凸起,气运如流水,向下流淌,汇聚于此。

    现在,药店里头躺着一个勾薪;

    曾经仙人抚我顶,如今则是用爱发电。

    把事情寄托于虚无缥缈的运气之说,本就很荒谬,但喜欢做美梦,又是每个人的本能。

    “别…………犹…………豫……………”

    铁憨憨冒泡了。

    在庆不在身边后,他终于冒泡了。

    周泽冷哼了一声,他倒是懒洋洋的喜欢一直保持着自己的人设,怼天怼地怼空气。

    偏偏这种人你又和他发不了脾气,反正他一贯如此。

    敌人在前面;

    干他!

    敌人把我们包围了;

    干他!

    今晚我们吃什么?

    干他!

    “乖,你继续睡,别添乱。”

    周老板挠挠头,

    又蹲了下来,

    转而对身边的小萝莉道:

    “给老道打电话,问问情况。”

    小萝莉马上拿出手机拨打了老道的号码,

    老道的手机摔坏了,不能触屏了,但电话还是能打进来的。

    只是,

    小萝莉那边却传来了冰冷的提示音:

    “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林可复述道。

    闻言,

    周老板的眼睛都亮了,

    拳头下意识地一攥,

    生活,

    忽然又充满了希望!

    ………………

    “接客…………接客…………接客……………”

    老道的余音,在酒店里头不停地回响着。

    老道的脸皮抽了抽,他感知到了不对劲,就算酒店今天放假,也不可能一个人都不见了吧?

    体感温度在此时又降低了好几度,老道下意识地后退,后退,后退,鞋底在光滑的地板上摩擦,摩擦,摩擦,

    逐渐退到了庆的身后。

    紧接着,

    老道猛地转身,想从旋转门那边出去,结果旋转门忽然停住了,老道用力去推门,但这门却依旧纹丝不动。

    完咧,

    完咧,

    完咧!

    老道有些哀怨地扭头看向自己前面那个小女孩的背影,

    腹诽道:

    “你真是个扫把星,今天跟着你可真倒霉!”

    庆不知道此时老道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她的眼里,只有府君,看不见其他。

    只是,

    她心里忽然觉得有些可笑,

    那位通城捕头上午才和自己说通城风调雨顺,连大一点的厉鬼都不见一只,怎么自己今天运气就这么差,跑哪儿哪儿出事儿?

    就算是抛硬币还讲究个五五开呢,

    到自己这里却是百分百全中?

    “呵!!!”

    一声低喝,忽然从上方传来。

    庆抬起头,

    其身后的老道也抬起头,

    一个老人的身影,手持着一把玉箫,在空中不停地飞舞着,像是在舞剑,以箫为剑。

    “上头的萧剑是哪个?

    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

    老道在心里嘀咕着,

    定睛细看,

    老道愣住了,

    擦咧,

    这长相,

    不是许清朗师傅又是哪个!

    许清朗师傅,老道可是一直记忆犹新啊,当初差点在马路上把自己跟小猴子直接一串二了。

    这家伙不是上次刚被解决掉,这次这么快就又冒出来了么?

     CD时间缩短怎么多,作弊啊!

    这时候,再低下头,看看面前的庆,老道就忽然觉得这个小女孩变得顺眼多了。

    虽说你这女娃子倒霉催得很,

    但好在你能打。

    庆微微皱眉,

    她身份尊崇,但真要论起见识,和獬豸以及赢勾那种从上古存活至今的活化石相比,就显得稚嫩得太多太多了。

    赢勾和獬豸能看出的端倪,她看不出来。

    但她从这个老者身上,感受到了和之前那道骨灰相似的气息。

    庆单脚一蹬,身形直接顺着墙壁开始向上飞速地奔跑,等到了一定的高度后,掌心的匕首再度递送而出,对着老头直接刺去。

    空气,在此时陷入了凝滞,

    这不是情绪烘托的夸张描写,

    而是事实。

    破空之音随后传来,

    庆的这一刀送得很精妙,

    但老头的身体却在此时一阵扭曲,随即消失不见。

    “啪嗒”

    庆单手撑地,落了下来。

    老道在旁边看得很是紧张,他对老板是很有信心的,再不济,对大大老板也是绝对信任的,大大老板每次出手,都能横扫一切!

    但对眼前这个小女孩,

    他还有些忧虑担心,

    万一她要是挡不住,

    那自己岂不是……

    “这世道,变得越来越差了,也越来越坏了,不像是以前了,不像是以前了啊。”

    老头儿的身形还在上方,

    但庆的目光已经不再往上看了,而是在四周逡巡着。

    很精妙的身法,很精湛的投影分身技术,

    他的本体,

    到底在哪里?

    “想当初,一切还都是那么的有规矩,一切也都井井有条,但现在,怎么就崩坏到了这种地步?

    污秽横行,鬼怪乱象,人心不古…………”

    老道掏了掏耳朵,

    他对这老头每次出场就以卫道士的身份去悲天悯人的姿态和演讲已经有些免疫了。

    这货每次都这样,讲得头头是道,把自己讲成一个先天下之忧而忧的白莲花,

    然后做的都是那些下作狠辣的事儿……

    呸,

    凑表脸!

    每次出场都这个样子,能不能换个花样?

    但老道忽然发现不对了,

    眼前的庆,

    这个女娃子,

    忽然激动,忽然颤抖了起来,

    肩膀一抖一抖的,

    排除被吓哭这个不可能出现的可能,也就是意味着,她在无比激动中。

    咦,这就激动了?

    这演讲明明很烂啊。

    庆带着激动的目光在四周继续逡巡着,

    是的,

    府君,

    是的,

    这是府君大人,

    不会再有错了,不会再有错了!

    府君时代之后,阴司日薄西山,府君正在发出对阴司现在情况的叹息。

    “有些人,需要被清理才行,有些人,不该继续存在了。

    只有清理掉那些阴暗,只有肃清掉那些奸邪,

    一切的一切,才能回归到以前的良好中去。

    我愿意为此牺牲一切,我愿意为此付出一切!”

    庆的呼吸开始加剧,心跳开始加速。

    府君大人,

    这是想推翻阴司,

    重回地狱么?

    想把菩萨和十殿阎罗都驱赶下去,再造乾坤!

    没任何疑问了,也不会有任何的例外了,

    这位,就是府君!

    就是自己要找的府君,

    也是自己,

    要杀的人!

    “这女娃子疯魔咧?”

    老道心里一个咯噔,

    万一这女娃子脑子出什么问题了,

    自己该怎么办?

    这老头对书屋所有人都带着天然大的仇恨啊!

    上方,

    老头儿的身影还在,

    但下一刻,

    一道黑色的人影出现在了老道的身后。

    老道扭过头,

    看见了那双充满着仇恨的眸子,

    他懂对方眼里的意思,

    他这是要报复,要报复书屋所有人!

    而且,

    这货似乎这次来得比前两次都要大只的感觉。

    “只有真正的妖邪,真正的恶被彻底消除了,良善的人,才能得以继续平和地生活下去。

    他们,本就不该被牵扯到这些肮脏的漩涡中来,他们,本该是无辜的!”

    老道一只手马上摸向自己的裤裆,

    但老头儿的速度更快,

    手中的玉箫直接砸了下来,

    老道身上的汗毛直接炸了起来,

    要知道当年白狐就这么被这玉箫砸得重伤褪回兽类的,

    自己这脑袋瓜子哪里有人家大妖的硬实啊!

    妈嘢,

    完咧,

    额要交代在这里咧。

    “铿锵!”

    匕首和玉箫碰撞到了一起,

    庆的身形出现在了老道的身前,

    她有些惶恐,有些不安,也有些兴奋,

    她开口道:

    “大人,我知道您的意思,这个道士是无辜的人,只是个普通人而已,放心,我答应你,我不会牵连到他;

    再者,我本就没兴趣对他出手,我可以顺应您的意志,不伤害这里无辜的人。

    但大人,

    您,

    今天,

    必须死!”

    “…………”老道。

    “…………”老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