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小说 > 其它小说 > 御鬼者传奇 > 第4947章 夺取内胆
    孩子接着说:“原来大叔早就发现我了,还摸着我的头说,他们要去的地方很危险,叫我不要跟着,还给了我这个。”

    言罢,他从兜里掏出一个东西,原来是半块蜜糖,若桃低呼:“这是灵王宫特制的东西,那个人肯定是灵王大叔。”

    “他们之后进了天晶山谷?”

    “对呀,至于去做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男孩此时小心翼翼的掰下一点蜜糖塞进嘴里,美滋滋的咂吧起味道来。

    “老兄,你们的族长在哪里?”关横道:“我现在想向他问问灵王的事情。”

    “呃……这个可有些麻烦了。”

    强壮猎人苦笑一声说道:“不瞒诸位,族长大哥已经失踪一天一夜了,我这次带着人进入密林,除了寻找这不听话的小崽子,还得搜索大哥的下落,你们现在想问什么,估计也是暂时没办法了。”

    “地冥族人的族长失踪了?”闻听此言,关横和大家面面相觑,心说这可真是太不凑巧了,突然间,虫母说道:“喂,猎人老兄,你手边有没有族长遗留的物品?有的话赶紧拿出来。”

    “大哥的东西吗?有倒是有。”

    说着,猎人从怀里取出某物,在虫母面前晃了晃,原来是一条皮甲的碎片,他说道:“我带着族人在林子里转了很久,才在一片乱石堆附近见到了这个,此物是我大哥所穿皮角的一角,我绝不会认错。”

    “上面好像还有些许血渍,看起来你们族长有可能是遇到了袭击,而后被掳走了。”关横瞧了瞧这东西,然后对虫母说:“莫非你和五彩凶蚨能从这上面找线索?”

    “没错,我和子蚨都可以嗅到血渍主人的气息,就让大家在树林中找一找,总比这几十个地冥族人像大海捞针似的要强得多。”听到这话,关横微微颌首点头:“嗯,那就开始吧。”

    “诸位子蚨兄弟,去!”

    邪蛁虫母话音甫落,数百只凶蚨立刻挟风飙飞而去,这半空好似掠过大片乌云,地冥族猎人父子见了,都忍不住要战战兢兢。不到十息时间,虫母陡然低呼:“有消息了,大家跟我走!”

    说罢,它已经振翅疾飞,向前掠去,关横他们驾驶飞舟紧随其后。不多时,他们居然辗转林中道路,来到了天晶山谷的入口附近。

    “居然是这里!”猎人低呼一声,语气充满诧异:“莫非我大哥真的是被冥雷兽抓进谷内了?”

    闻听此言,关横瞥了猎人一眼,问:“你怎么就知道是冥雷兽掳走的族长?”

    “是这样的。”

    地冥族猎人解释道:“第一,在这附近对我族有敌意的只有冥雷兽,第二,我在找到大哥皮甲碎片的乱石堆附近发现了不少此兽留下的足迹,最开始并没有太在意,现在想想,有可能就是那群家伙下的手。”

    “可冥雷兽为何要活捉你大哥?”古桑女此时提出了疑问:“按理说,这些野蛮嗜血的兽类要是痛恨地冥族人,应该直接下死手才对呀。”

    “我也很奇怪这一点。”猎人挠了挠头,说:“可就是实在捋不清头绪。”

    “那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进入天晶山谷寻找族长?”

    “这……”

    听了关横的话,猎人面带苦笑说:“关公子,我倒是真想跟随诸位进去,可这山谷的邪门红雾对我有致命伤害,虽然我在过去也吞服过几颗冥雷兽的内胆,不过那玩意时间久了,效用就会大大降低的。”

    “哦,这倒是没关系,我们既然不怕血冥天晶衍生的雾气,就可以保护你和小孩的安全。”说罢,关横便对芫歆使了个眼色,她立刻拿出血令将黑瘟猇叫了出来。

    “小猇,你能不能将这些赤红浓雾吸收掉?”听到芫歆的问话,黑瘟猇稍一犹豫,而后仔细嗅了嗅那红雾的气息,这才点了点头,芫歆笑道:“很好,那这些东西就交给你来处理了,开始吧。”

    “嗷呜呜——”闻听此言,黑瘟猇昂首尖啸一声,蓦地飞到了半空,张嘴拼命的吸收起来。

    “哧溜溜!”四周围的赤红浓雾被强大吸力强拉硬拽,纷纷涌入此兽口中,大家眼瞅着面前的入口路径清晰起来,就在十余丈外,还有两头趴伏在地打鼾的冥雷兽呢。

    “哈哈,又有送雷兽内胆的家伙出现了!”若桃见到对方,喜出望外,她说:“公子,这俩家伙是我的,可不许大家跟我抢。”

    “知道了。”关横挥了挥手:“去吧去吧,记得要速战速决。”

    “哦,晓得了。”

    “呼!”此言甫一出口,若桃已经飞掠到冥雷兽身边,“锵!”吞雷刃闪电般出鞘时,二兽这才面带惶急之色清醒过来。

    “呵呵呵,算你们倒霉,本姑娘想要几颗雷兽内胆玩玩,只好给你们来个开膛破肚了。”

    说了这话,若桃掌中的吞雷刃已经蓄势欲劈,那两头被她的凌厉杀气所慑,根本不敢有反抗的念头,想要逃跑,却在瞬间被四臂山嵬、缚妖鬼王狠狠摁倒在地。

    “嗷呜、嗷呜。”没等若桃动手,其中一只冥雷兽哆哆嗦嗦张口哀鸣,而后浑身栗抖不止,哇的吐出一物,正是它的雷兽内胆,旁边的妖鬼马上捡起来递给了若桃。

    “哈哈,你倒是识相,知道献出这玩意保命,那本姑娘就饶了你吧。”

    若桃说着挥挥手:“大头嵬,松开它,至于你!”她又瞥了旁边那头冥雷兽一眼,对方没有办法,只得满脸委屈的把嘴张开,突出了内胆,也被鬼王放开了。

    “这两头冥雷兽吐出内胆以后,似乎只是神情有些萎顿,气息也变弱了。”

    关横在旁边观察了几眼,而后道:“除此之外,没什么大碍,若桃,待会你不妨也照这样夺取冥雷兽的内胆,不到必要的时候,也别杀生了。”

    “了解了解。”

    若桃把吞雷刃往肩头上一扛,笑着说:“我隐约感觉到这山谷内有个气息强大的家伙存在,它应该是这群冥雷兽的老大,咱们既然要在此处探听灵王大叔的消息,估计要和对方打交道,所以不将冥雷兽斩尽杀绝,也算是给对方一个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