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问道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七十四章 五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当天下大势浓烈演化,进入云中八年之际。

    秦飞鱼终于携着降服吴越之威,逼迫遂州整体臣服,饮马天河。

    遂州既得,天河下游的陆浑、肥、鼓等小诸侯也忙不迭地上了降表,被段玉册封了一干侯伯之爵,许开一国,一切一如既往。

    伯、侯、公三爵,位格还在士大夫卿之上,但就带了一种外人的感觉。

    事实上也是如此,段玉只是需要他们名义上的臣服,吴越就是最好的例子。

    有了这只千金马骨,其它小诸侯见势不妙,大可投降了之,反正只要不正式交战,下场都还不错,甚至还能维持原状。

    对很多人而言,这便足够了。

    “要是这么下去,我可能是最快一统天下的真龙,当然……也可能是国家衰败最快的一个!”

    段玉对此很有信心。

    不过现在不管怎么说,只要他前方不大败,后方总算安稳下来,可以从容攻略楚国了。

    当下增兵两万,一路出南句,一路出遂州,夹攻费衡所在的苓州。

    他以大势破局,费衡以空间换时间的战略已然失败大半,被逼到了绝路上。

    此人虽然是南楚第三的将门世家,但一开始葬送楚国十万大军,后来应对荆军又连连失利,若是回去,不仅楚王,就连背后的大夏都不会放过他。

    因此这次当真是下了狠心,在苓州举兵四万,誓死不退,要与段玉周旋到底。

    三月。

    两路荆军在苓州州城下会师,大军突破五万。

    刀剑如林,旌旗如云。

    一片连绵的营帐展开,望之如山。

    “见过王上!”

    秦飞鱼等一干统领见到段玉亲自前来,不由纷纷见礼。

    “罢了!”

    段玉一身常服,宽松惬意,目光在秦飞鱼身上转了一圈:“兵家三重,军气神通?不错不错!”

    兵家第三重,为炼化军气,形成神通。

    最普通的神通,就是草木皆兵与撒豆成兵,能以一人成军,令兵家高手无论在哪里都可以发挥出最大实力。

    可以说,到了如此地步,足够做方面大将,不惧围攻。

    秦飞鱼原本只是个普通的帮派扛把子人才,经过段玉不断雕琢打磨,终于从顽石变成了璞玉。

    “王上谬赞……”

    秦飞鱼自失一笑:“若不是王上逼降吴越,恐怕我就要铸成大错了。”

    “也不算什么大错!”

    对于秦飞鱼在遂州产生的屠城打算,段玉倒是十分欣赏并理解。

    要令敌人不战而降,需要的就是大势。

    这大势,可以是吴越臣服,也可以是杀人屠城!

    目的达到,其它一切皆是手段,运用之妙,在乎一心。

    遂州之役,能令秦飞鱼真正历练出来,就已经足够了。

    实际上,不论打遂州,还是如今的苓州,段玉的本意都是练兵。

    这可不是什么普通世界,有着非凡之力,并且已经几乎晋升到巅峰的他,早有无数手段干翻费衡。

    比如此时,一发毒气弹下去,不论对方做了什么准备,都要付诸流水。

    当然,这种做法也有后患,不逼急了,还是尽量少用为好。

    “天下啊!”

    段玉走到高处,眺望苓州州城,叹息一声。

    此时北方,西戎诸国乱战,一片混乱,北燕幼主继位,庆国与东陈联盟,看似已经掌握局势。

    但他知晓,一切不过表面。

    等到正阳道主再次出手的时候,什么庆国、东陈、乃至诸侯联盟,都要顷刻间灰飞烟灭。

    雷劫不灭的道家传说,只会比现在的自己更强!

    而南方,武宁君岳超围攻楚王都,也已经快到最后时刻。

    这个降龙伏虎,武道、军略方面的天才,或许也是原本天命的南方真龙,已经快被逼到绝路。

    南楚多年积蓄,还有大司马项无忌合二为一,并不是他一击就能毁灭的。

    并且,还有一个高玄通在虎视眈眈。

    “南楚毕竟是正统,要不是楚王锐意改革,令封君离心,也不至于被逼到这份上,饶是如此……南楚家大业大,只要撑过这一劫难,还是南方第一大势力!”

    此时的南楚,就好像一个正当壮年的人,虽然连续受伤割肉失血,看似危在旦夕,但只要缓过这口气来,还是能活下来,并且活得很好。

    段玉对此洞若观火,因此万万不会给南楚缓过这口气来的机会。

    “除此之外,高玄通那边更加危险!因为他背后是大夏!”

    “因此今年之中,必须平定楚东四州,打通去楚王都的道路,或者剿杀掉高玄通!”

    大风起兮,翻云覆雨,诸多念头就在段玉脑海中一一浮现。

    就在这个时候,他目光豁然一转,望向南句州方向。

  

第二百七十四章 五转(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