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被寄生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六章 饥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怎么,傻了?”季言蹊扬眉一笑,横刀立在当场:“没想到我会来吧?”

    叶长青微微倚着墙,剑尖不着痕迹地抵在地上:“确实没想到。”

    他打量了她几眼,轻笑:“来做什么?”

    “来……取你狗命啊!”

    季言蹊哼笑,径直朝他冲来。

    来势如风,却并无杀气。

    叶长青一动不动,噙笑看着她冲过来。

    “嘿!”季言蹊一刀砍落,正正劈在墙上,发出金石声响。

    锋利的刀刃,正正对着叶长青的脖颈。

    自始至终,叶长青一动不动,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你这人怎么这样!”季言蹊忿忿,瞪了他一眼:“好歹也躲一躲不!一点都不配合!万一我没收住手呢!?”

    “送这么远?”叶长青却没接她的话,径直说道:“刚才我记得有道别。”

    季言蹊收了刀,傲娇地哼一声:“我跟队长说了,我不干了,我要跟你混!”

    “胡闹。”叶长青倚在墙上,声音低沉:“回去吧,我是寄生者,而且体质特殊,你跟着我太危险了。”

    季言蹊没吭声,打量他几眼,突然笑了:“啧,都自身难保了,还想骗我呐!”

    她一把拉住他的胳膊,用力将他拉正。

    本就受了伤,叶长青能撑到现在全凭着他顽强的意志力,哪经得起她这拉扯。

    他眼前一黑,长剑落地。

    “喂!不是吧!?”

    他几乎是扑进她怀里的,季言蹊差点都没扶住。

    “长青?叶长青!?”叫了他好几声,毫无动静。

    季言蹊想了想,半抱半扛的,把他弄到了一处破败的房子里。

    这边别的没有,腐旧木头倒是不缺。

    她烧了点水,看着昏迷的叶长青犯了愁。

    他没有什么外伤啊,只有右手一些零零碎碎的小伤口。

    伤在里面的话,她也没有治内伤的药啊……

    难道要把他运回河东治疗?

    她转了几圈,有点头疼,没车,叶长青还是寄生者,万一被发现,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寄生部能放过他,但上头来的冯学者可不会……

    “哎?”季言蹊皱着眉头,拉起叶长青的左手,仔细看了看。

    “不对啊,刚才的几条伤口呢?”

    她明明记得胳膊这里,有好几条血痕的,怎么全没了……

    她突然想起了那天叶长青伤痕累累地回来,第二天就跟队长说笑着出院的情景。

    “妈耶……”季言蹊震惊地看着他,伸手捏了把他的脸:“居然能自愈,你是什么神仙啊……”

    既然叶长青的伤不再是问题,她也就放下心来。

    现在最大的问题来了:食物。

    这荒郊野外的,根本没有东西啊!

    季言蹊有些发愁,她包包里倒是有些吃的,但她不敢动,索性起身在周围转了转。

    不仅一无所获,甚至还察觉到有些异样。

    她立即折返,刚好看到一株寄生物正疯狂地朝叶长青奔袭而去。

    “找死!”季言蹊想都没想,一刀砍了过去。

    这一守,便守了一天一夜。

    等到第二天叶长青醒来的时候,发现季言蹊靠在他身边睡着了。

    他试探着转了一下手,发现自己伤势又恢复了。

    这就好,叶长青轻吁了口气,毕竟这种环境,如果受了伤可真是挺麻烦的。

    “嗯?”他虽然动作轻微,但季言蹊却已经跳起来了。

    明明还睡

第二十六章 饥饿(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