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零八章 成名之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孙玉树镇守中枢,从善如流的调兵遣将,大到将军,小到伍长,孙玉树竟然能将每一个人的名字记得清清楚楚。
        这一份才能,恐怕就连武王元铁山都没有,任何一个当世名将都没有。
        条谷之山内,大批量的大周步军,受到了天空战车的压迫,难以寸进,纵然举起了四方盾阵,可被压着打,总归是一件很伤士气的事情。
        主将冯世青眼睁睁的看着天空战车的压迫,也是毫无办法,四方盾牌虽然减少了大范围的伤亡,却在起初,打了冯世青一个措手不及。
        冯世青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孙玉树,才归顺云端之巅多久,就已经有了天空战车。”
        索性,天空战车无法长时间作战,全面压制了半个时辰以后,天空战车收割性命约莫五万有余,才徐徐退下了。
        还未彻底进入大魏境内,己方就死了五万将士,重伤者,轻伤者,更是不计其数,这着实非常的伤士气。
        更让冯世青头大不已的是,走出条谷之山以后,面对的还有大地战车。
        这一下,可就有些难办了。
        孙玉树身边的老军师在此刻说道:“将军的意思是等他们走进了开阔地带以后,再用大地战车进行碾压?”
         根据刺探回来的情报,孙玉树已经知晓敌军主将乃是冯世青。
         冯世青在大周军伍之中,谈不上位高权重,但绝对属于中流砥柱的那一类人,虽然没有遇到自己的成名之战,可是军旅生涯,拿下了许多常人无法拿下的艰难战役。
         其武道修为,更是在冥境巅峰,距离传说中的天境,仅有一步之遥。
         不过这个人也有一个弱点,就是修行的功法至刚至阳,无法进行男女之事,一把年纪了,还是一个老处男。
         虽说保留了赤子心性,可在大局观,入世观上,总有一些瑕疵,这些瑕疵,放在一个将军的身上,也会被扩大化。
         孙玉树道:“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等他们进入了开阔地带,就可以用大地战车进行碾压了,天空战车已经打压掉了他们的士气,等来到这里之后,必然心志不齐。”
        “再者,在战车面前,就算是有天大的脾气,他们也发不出来。”
        “就是不知晓,他们到底有几个万人敌。”
         万人敌在大型战役里所起到的作用是极为关键的,只要有万人敌撕开了一道口子,剩下的战役就好大了。
         孙玉树的武道修为,在心境,和冯世青捉对厮杀一场,绝非孙玉树的对手。
         故此,军中的万人敌,除了战车之外,还真的没有其余的万人敌了。
         原本寄建功在的时候,寄建功担任着万人敌,现在,孙玉树的部将之中,有那么几个人触摸到了冥境的门槛,但也只是触摸到了门槛而已,至于什么时候才能进入冥境,那也是未知之数。
        孙玉树希望通过这一战,来证明自己的才能。
         也能让雄州的将士们,在云端之巅彻底站稳脚跟。
          出人意料的是,天空战车已经回来了,可是大周的将士们,并没有从条谷之山里鱼贯而出。
         孙玉树轻声笑道:“如此看来,冯世青那里也有难言之隐,需要略作修整之后,才能杀出条谷之山,我们就在条谷之山的山地下等着,只要他们出来了,大地战车第一时间碾压而上。”
        “最好对这五十万大军,形成关门打狗的局势。”
        “顺势,让我们自己的精锐骑军准备好,兴许,会是骑兵开路,步军随后。”
         老军师点了点头,第一时间下去安排了。
          被打击掉了士气,就不能像是发疯的野兽一样,去扑上去咬人了。
         冯世青果断下令,在条谷之山修整,将重伤和死去的将士们,安顿到了大军后方。
         修整的时间也不会很长,顶多就是入夜以后,就要发动猛攻了。
          潇洒的秋风,朝着大周方向吹着,山林里的树叶,纷纷掉落在地,前些日子,下起了一场秋雨,导致条谷之山里的气候较为湿润。
         可这两天,是火红大太阳的,深秋季节,极为干燥。
         孙玉树见状,心生一计。
         果断的叫来了自己的得意部将马义伟。
         马义伟本是雄州骑军五虎将之一,这一战,马义伟担任的重任,才是和大周骑军正面相持,给其余的兄弟们,倒腾出进攻的间隙。
         孙玉树道:“这如今的风向,对我们很是有利啊。”
         马义伟一不小心踩断了地上一根枯树枝,当下就明白了孙玉树是什么意思。
         刚欲转身行动,结果孙玉树说道:“据我估计,入夜以后,他们就会发动猛攻,夜战,大家五五开,且到了夜晚以后,大地战车视线受阻,难以彻底发挥出来。”
         “入夜以后,你率领两万精锐,埋伏在条谷之山脚下,一旦听到敌军的号角之声,就行动吧。”
           风向如此有利,不用火攻,着实有些可惜了。
          天时站在了孙玉树这里。
          孙玉树伸出五指,仔细感应了一下这里的风向,预计,吹去大周的北风,到了后天正午才会停下来。
          “有点可惜了,要是冯世青后面的百万大军,也一起出现在条谷之山,那该多好啊。”
           “算了,战争就是这么的索然无味,给你一点好处,但又不是全部的好处。”
           入夜,星汉灿烂。
           年过半百的冯世青整理了一番肩甲,手提一杆长刀,骑着极为难得一见的火麒麟,果断的下令冲锋了。
           即便面对的是孙玉树的大地战车,冯世青也无所畏惧,他相信,凭借自己的个人勇武,必然能让大地战车翻车一两个。
          号角之声吹起,在星夜里,震天动地。
          大周的精锐骑军,浩浩荡荡而来。
          在夜色里,宛若一条巨大的黑龙正在翻江倒海。
          火麒麟是极为耀眼的,顷刻之间,出现在天宇之中,刚欲俯冲而下。
          就看见了孙玉树那张得意的笑脸。
          马义伟率领两万精锐,同时从怀里掏出来了火折子,点燃了事先准备好的干草干柴。
          接着,泼上了火油。 
          轰隆隆一声!
          火势皱起,火光冲天,照亮天宇。
          一股渗人的燥热,覆盖了三军每个角落。
            条谷之山的大火,顷刻之间,形成了冲天之势,疑似是要焚烧天宇。
           冯世青在半空中见状,恨的睚眦欲裂,怒吼道:“孙玉树,你好不要脸!”
           孙玉树冷笑道:“冯世青,兵不厌诈这个道理,你应该懂得吧,你这个老处男,果然火气大,可是老子的火气比你更大!”
           “噗!”冯世青气的直接吐出了二两血。
            火势在北风的加持之下,根本就碾压不住。
           不知多少想要来到大魏之地建功立业的大周儿郎,没入了无边火海之中,火光朝着整个条谷之山蔓延而去。
           冯世青愧疚之下,赶紧返回,下令撤军。
           可是在山野之间撤军的速度,根本比不上火势蔓延过来的速度。
           一时间,不知道多少大好男儿,葬身于无边火海之中。
            武道修为在道境往上的,倒是速度够快,避开了一劫。
          不过局部地区,火势过于汹涌,就算是化境高手,也难以自保。
           孙玉树叫来了步军首脑张德清,下令吩咐道:“距离此地,三五里之处,有一条南云江的支流,其水势汹涌激荡,你带着五辆大地战车,将河水改道,朝着我们靠拢,顺带形成一个湖泊,这一场大火,预计在三日以后才会改变风向,朝着我们这里靠拢。”
         “三日之后的早晨,立即放水灭火。”
          “这把火,是烧敌人的,不是烧我们自己人的。”
          赵德勤个子不高,却很精壮,长了一副平实模样,实则也是一个滑溜的主儿。
          这一战,真的很涨士气。
         双手抱拳道:“好勒。”
          夜色里,火光冲天,和天上的星河遥相呼应,形成人间灿烂美景。
          这一战,孙玉树没有损伤一兵一卒。
          暗中观战的秦广鲁见状,也是偷偷摸摸的竖起了大拇指,夸赞道:“好小子啊,这一场大火,不说是让冯世青全军覆没,估计也差不多了。”
         本以为孙玉树会在这一战当中,死伤个二三十万人马,事实上,竟然会是如此的顺利。
         因势利导,乃是兵家惯用之法,只不过很多将军到了关键时刻,心里总是想着在战场上正面撄锋不过怎么办,从来都没有想到身边可以利用的资源。
         这一场大火,火光冲天,孙玉树大军的士气也是冲天的。
         火海无边,冯世青大军,几乎全部葬身于火海之中。
           这一战,还真的是荡气回肠的一战。
           大火在条谷之山里焚烧了三天三夜,里面的生灵花草树木,无一幸免。
          漏网之鱼也有,但为数不多。
         孙玉树悬着的心也总算是放下来了,不管怎么说,这一战,都是孙玉树为云端之巅这个门庭的第一站,获得了如此胜利,足以名垂青史,也算是孙玉树的成名之战了。
         这一战过后,孙玉树算是进入了当世名将的范畴之列,尽管和其余的当世名将相比,孙玉树还显得有些虚浮,可这一战,真的打的非常漂亮。
         常言道,水火无情。
          三日后的正午,和孙玉树所预料的一样,大火朝着他这里蔓延过来了,却也不是大火了,三天三夜,早已经势尽,成了残火。
          张德清按照事先的吩咐,引来大水,朝着条谷之山的山脚下蔓延而去,既是降低了温度,也顺带熄灭了一部分的火势,至于条谷之山深处的火势,那也没有办法了。
         起码也要等到半个月之后,乌烟瘴气才会逐渐的散去。
         然而孙玉树并没有掉以轻心,第一时间修复天空战车的损伤,组合列阵,严阵以待,根据情报,冯世青的后面,还有一路大军,数量在五十万之上。
        可想了想,光是这一场大火所制造出来的烟雾,也能让冯世青后面的大军,好好地生一场大病,估计还能呛死一部分人。
         火烧不死,光是烟雾,都能把人呛死。
        不过这一招,有伤天和,孙玉树心里合计着,等到条谷之山之战彻底落下帷幕之后,也要从雄州的府库之中,拨放银两,好生安葬条谷之山里的无数尸骨。
        条谷之山的北面,是一片平原,名曰苍茫平原。
        平原之大,难以想象,一眼望不到尽头,偶尔可见几座嶙峋的山峰。
         苍茫平原里,已经有大周的百万大军,在这里蓄势待发,本以为等着冯世青撕开一道口子以后,才进攻的,结果没有想到,冯世青直接败了。
        败的如此惨烈,为了守护部分将士,冯世青也是一身真元挥霍殆尽,整个人元气大伤,在床上睡了七天七夜,才苏醒了过来,满腔悔恨。
       屋子里的气氛有些阴暗,阳光似乎透不过窗户。
       起床之后的冯世青,打算去王爷那里负荆请罪,却没有想到,王爷东方墨亲自来了。
       苍茫平原上的到处都是大周皇族东方墨的王旗。
        迎风猎猎,刚柔并济,透出无穷声威。
        那一场大火,飘散过来的烟雾,也着实呛死了苍茫平原的一万五千余人,内伤着,不计其数,也幸亏这里是苍茫平原,要是其余的地方,烟雾迟迟不散,后果不堪设想。
         冯世青两眼泪花的看着东方墨,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扇了自己一个耳光,这一记耳光,异常的响亮。
         愧疚道:“我辜负了王爷的信任,还望王爷,斩我首级,悬挂在中军大帐里,用以安抚亡魂。”
         东方墨有气无力的看了一眼冯世青,这个人是一个老处男,行军打仗,身先士卒,是个不要命的主儿,其军旅生涯,拿下了许多恶仗,可谓是劳苦功高。
        可这样的人也很骄傲,骄傲的人,一旦遇到了一场大败,寻短见,也是常有之事。
         东方墨搀扶起冯世青,语重心长的说道:“起来吧,这非你只过,只是天意不站在我们这里,我也没有想到,名不见经传的孙玉树,用一招火攻,破了你五十万大军。”
       “连我都没有想到,更何况是你呢。”
        “人生在世,谁都有微末之时的狼狈不堪,你也不要记在心上,你依然是我大周的栋梁之才,还指望你日后抵达天境,为我大周帝国,精忠报国呢。”
       “余生很长,莫要因为一时的不得意,就否定了自己。”
         冯世青泪如雨下,这可是五十万大军,因为自己不识天数,一时误差,就白白死了五十万大军。
        整个军旅生涯,还未经历过如此的惨败。
        东方墨已经看出来冯世青心如死灰,冷然喝道:“你可以死,但前提是,你要找回在条谷之山失去的尊严,找回来之后,无论是生是死,已经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此刻的你,就算死了,你还没有赎罪,不曾赎罪,你就算死了,到了九幽地府,你也不得安宁,下一辈子,也不会投一个好胎,你依然对不起我大周的君王社稷,亏待大周的黎民百姓,亏待你冯家的列祖列宗。”
        冯世青迷茫的看着东方墨,艰难的点了点头。
        这种撕心裂肺的痛苦,大致只有冯世青自己才能够体会到。
        东方墨这一次出现了,身为大周皇族为数不多的天境强者,进攻大魏南方陆地,其实主要的缘由,就是因为云端之巅里也有着天境高手,若是没有天境高手镇守三军中枢之地,大周的军伍,也不是那么的有底气。
        天境高手的存在,既可以一人能挡百万兵,也能震慑敌军,增加己军士气。
         东方墨还没有和云端之巅的天境高手碰上,就已经遭遇了如此的开局不利,心里也是极为压抑的,看来这条谷之山,还真的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越过的。
        青山郡。
        钟南得知孙玉树传回来的战报以后,也是欣喜若狂,激动之下,差一点一掌拍碎了自己的文案。
        张工在一旁,赶紧给钟南倒了一杯茶,嬉皮笑脸的说道:“压压惊,莫要太激动,激动容易怀孕。”
        钟南自己还是非常矜持的,虽然很想要将这一杯茶一饮而尽,可还是慢条斯理的喝下去了。
         坐在自己的太师椅上,钟南微微运转真元,这才恢复了平静。
         爽朗笑道:“如此一来,孙玉树的五十万大军,毫发无损,冯世青的五十万大军全军覆没。”
         “这可是极大程度的助长了我们的士气,也让孙玉树在云端之巅里站稳了脚跟。”
         “条谷之山外围,有一条南云江的支流,可以为我军所用。”
         “初步判断,要等到下雪以后,大周的大军,才会再度进攻条谷之山,下雪之后,战争就不好打了,估计会是一场硬碰硬的战争。”
         “我一时间很是好奇,凛冬来了以后,孙玉树会如何面对大周的百万雄师。”
          “这一战过后,敌军必然会出现一位天境高手,估计也是大周皇室里的重要成员。

第五百零八章 成名之战(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