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49.伤心的老头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弗林在疯狂的逃跑。

    每一次回头之间,他都看到手持黑剑的泰瑞昂在背后追赶他,不紧不慢,那可恶的脸上始终挂着一抹嘲讽的笑容,仿佛那笑容才是他的本体。

    年轻的船长疯狂的在这片被迷雾包裹的荒原上奔跑着,他眼前只有一片冰冷的雾气,遮挡了弗林所有的视线,他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似乎每一个方向的终点都代表着呼啸而来的死亡,他每向前踏出一步,在眼前的迷雾中,都会出现那些哀嚎飘荡的死灵,那些脸,熟悉的,不熟悉的,朋友,敌人,让他厌恶的那些人。

    他们都死了...

    被束缚在这泰瑞昂统治的绝望深渊中,永世无法得到真正的解脱,他们尖叫着,想要让弗林帮助他们,他们想要平静的安息,他们恳求着,在背后呼唤着弗林的名字。

    但被死亡追赶的弗林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逃跑,却始终不敢回头,也许,在他回头的瞬间,他就会和这些死灵一样,凄惨的从生者的世界消失。

    “对不起!对不起!”

    “我做不到!”

    弗林嚎叫着,就像是个无助的孩子一样,他甩开手,用尽所有的力量向前奔驰,他闯入那迷雾之间,但在光芒转换之中,他的衣领又被一只冰冷的手指死死扣住。

    泰瑞昂!

    手持骨剑的泰瑞昂出现在他面前,而周围的迷雾在这一刻彻底散开,弗林尖叫着,他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片万仞悬崖,而自己被泰瑞昂提起的身躯,已经彻底悬空,他回头看去,在他背后那悬崖之下,流淌的仿佛是黑暗的深渊之水,在那黑色的水中,浸泡着无数的白骨骷髅...

    那些骷髅飘荡在水中,它们黑色的眼眶向上张望着,似乎在期待下一个牺牲者。

    “不!不要!”

    弗林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泰瑞昂,大领主用冷漠的目光看着他,在弗林绝望的眼中,泰瑞昂扣住他衣领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松开。

    “这就是你靠近我女儿的代价!杂碎!”

    “坠入深渊吧!”

    “不!!!”

    弗林的躯体被扔下了万仞悬崖,他在空中疯狂的摇晃着双手,试图抓住并不存在的希望,但在这最后的时刻,他能看到的,只有泰瑞昂那张冰冷的脸,以及那双充满了蔑视的冰蓝色双眼,仿佛是在嘲笑他的弱小和无能。

    “不!!”

    弗林猛地睁开了眼睛,这个被吓坏的年轻人手舞足蹈的从冰冷的床铺上坐起,他身上浸满了冷汗,整个人迹象时从水里捞起来一样,他的呼吸沉重,就像是一个被噩梦吓坏的孩子,目光散乱之间,用一种茫然的姿态,看着眼前这个黑色的房间。

    四面是用冰冷的岩石制作的墙壁,在昏暗的晶石灯的照耀下,依稀可见一些造型古怪的花纹,整个房间里除了一张床和一张石桌之外,空无一物,就连个窗户都没有。

    就像是一个标准的囚笼一样。

    “还好,还好...”

    弗林的呼吸变得平稳下来,他伸手摸了摸心口,那里有还在跳动的心脏,这让年轻人很欣慰,刚才那噩梦,只是个梦而已。

    “看你的样子...是被吓到了吗?”

    但就在弗林彻底放松下来的那一刻,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从墙角的阴影中传来,将这年轻人又吓得差点跳了起来。

    “谁!谁在那里!”

    弗林站在石头的床铺上,双手握成拳,摆出了格斗的姿势,在他警惕的注视中,一个纤细的人影,从那聚散不休的阴影中走出,从那双S的身体曲线中,能轻易的就能分辨出,这是个妩媚的女人,而弗林也认得她。

    那扣在脸上的,标志性的白色面具,以及那一身无法作伪的黑色制服和马靴...这是当时跟着鲜血主母在安利港抓住他的黯刃特工首领,如果弗林没记错的话,这位女士应该叫做“影子”?

    嗯,真是个奇怪的名字。

    “弗林.法温德,你的运气不错。”

    影子站在距离弗林5米远的地方,她一手叉腰,一手把玩着手里的荆棘马鞭,她歪着脑袋,看着眼前这个弱鸡一样的生者,她能感觉到弗林的敌意,但这毫无意义。

    “黯刃情报局已经查明,你和恩佐斯的势力没有关系,你只是个被利用的可怜虫,因此大领主仁慈的给了你第二次机会,相信我,这是很难得的待遇,在过去十几年里,只有渺渺数人能在与你相似的情况下活下来,所以我觉得你应该感觉到庆幸。”

    “对了,想听听大领主对你的评价吗?”

    房间里的气氛并没有因为影子那语气轻松的描述,而真的变得轻松下来。

    弗林依然警惕的看着眼前的萨莱茵,在数秒的沉默之后,他压低了声音,问到:

    “泰莉娅...她还好吗?”

    “小公主现在很好,不劳你费心!”

    影子的声音变得冷漠了一些:

    “你应该感谢小公主为你做出的牺牲,因为你这杂碎的出现,让泰莉娅公主彻底失去了继承大领主任何遗产的机会,她本可以轻易的成为艾泽拉斯最有权力的女王,但她却因为一个...嗯,一个微不足道的男人,放弃了这一切。”

    弗林的表情变得黯淡下来,他活了下来,泰莉娅也活了下来,这本该是两件高兴的事情,但在听闻泰莉娅为此付出的代价之后,年轻而浪漫的船长却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任何人都可以宣称自己不在乎财富或者权势,但这种傲视一切的品性是有上限的,弗林深知,大领主泰瑞昂所留下的“遗产”,哪怕只是十分之一,都足以让无数人花费一切去索取,泰莉娅本能合理的得到这一切,就如影子所说,她本能成为这个世界最耀眼的女王,但她放弃了。

    就因为弗林...

    这个年轻的船长虽然自负,但他也有自知之明,换做他是泰莉娅,他估计很难下定这个决心,也正因为如此,泰莉娅为他做出的牺牲,更是让弗林感觉到满心愧疚,那傻丫头,几乎为他放弃了自己的所有未来。

    也许,小尤娜说的是对的,他们的相遇,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

    “我能见见她吗?”

    弗林沉默了好几分钟,他无力的坐在床边,双手抓着头发,他轻声问到:

    “我会离开泰莉娅的,我会自己消失,我...我不值得泰莉娅为我做的这一切,她理应得到最好最炫目的未来,我只想,在离开之前,我只想见见她,哪怕是远远的看上一眼。”

    “你在开玩笑吗?”

    面对弗林的请求,影子嗤之以鼻,她语气森冷的说:

    “你以为黎明之刃家族的内部事务,和你的那群海盗兄弟们做决定一样随意吗?

49.伤心的老头子(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