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黎明之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九十八章 公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卢安城,教堂区前的广场上,人山人海。

    那场史无前例的战斗已经过去了两天,然而整座城市仍然笼罩在一片异样的火热氛围中,对于卢安城的市民而言,这是他们第一次用自己的双手为自己争取第二天活下去的权力,对于那些来自南境各地的民众、义勇来说,这则是他们第一次不分出身,不论地位,不因领主的皮鞭和刀剑而聚集在一起,并为了一个伟大的目标去行动——而今天,是他们所有行动结出硕果的日子。

    人们聚集在广场上,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昂扬而热切的神色,他们的视线落在广场前端,因为那里已经支起了高台,而高台上则绑着往日里高高在上、作威作福的神官们。

    审判者变成了被审判者——抛开一切公理和道义而言,这件事本身就足够刺激到许多人的兴奋点。

    这是一场审判,但却不同于卢安城曾经进行过的无数次异端审判,它的流程和形式在当地人看来可能是很新奇并且难以理解的——负责断罪的不是一个高级别的神官,而是由一名白骑士、一名塞西尔法官、一名仲裁顾问组成的三人审判庭,而且在这三人审判庭之外,还有许多作为陪审的人坐在高台旁边:

    那些人有一部分穿着神官的长袍,有人认出他们是卢安城小教堂里的神官们,这些神官曾经在异端审判的广场上和平民们一同受罚,而且在冲击大教堂的时候还担任了盟友的角色,因此他们虽然身为神官,却还是收获了不少友善的目光;另一部分则是换上了干净体面衣服的普通平民,他们是卢安城内挑选出来的德高望重者,很多人都认识他们的面孔;最后一部分则是来自塞西尔的书记员们。

    这些人被称作“陪审团”,他们是这场审判的见证者和监督者,也是这场事件各个阶层的亲历者的代表们。

    这种奇妙而复杂的审判形式是卢安人没见过的,但它毫无疑问地流露着公正和可靠的氛围——法官不能一言独断,所有法令都会当堂解读,还有出身各个阶层的人作为见证,来监督审判的整个过程,对于一辈子只知道“异端审判”的卢安人而言,这种来自塞西尔的新“规矩”甚至让他们感到了一丝震撼。

    而对于那些被绑在高台上,正在等待审判的神官们而言,感觉恐怕就不是那么好受了。

    这些侥幸存活至今的神官几乎是恐惧地看着下面的广场,恐惧地看着那些在往日里只能匍匐在泥土中的贱民们,他们觉得那些民众的目光中甚至带着实质的热量,要把自己活活烧死在这高台上。

    他们没有在两天前被暴怒的人群用石头砸死、没有被白骑士和义勇佣兵们当场格杀,现在他们终于意识到了——他们活下来并不是因为幸运,而是因为他们“另有用途”。

    塞西尔人让他们活到今天,只是为了让他们今天去死。

    “肃静——公审现在开始。”

    在高台旁的“法官”开口了,这是一个来自塞西尔地区的中年政务官,他曾是康德地区小有名气的学者,但现在他要以高文大公以及南境人民的名义去审判圣光教会在南境的代言人们,这一事实让他紧绷着脸,力图把所有的紧张和情绪波动都隐藏在庄严肃穆的面容下。

    在按照塞西尔律法介绍了审判双方、审判庭成员、陪审人员之后,这名法官看向了坐在自己身旁的白骑士领袖——因为这是一场涉及到教会的审判,莱特便作为新教的代表亲自来到了审判庭上,注意到法官的示意,这个身材高大、身披白骑士甲胄的“大牧首”慢慢站了起来。

    广场上立刻便起了一阵些微的骚动——不少人都在两天前的那次“黎明之战”中见过这位白骑士,将近两米的身高,威武雄壮的白骑士战甲,浑身洋溢的圣光,这些鲜明的特征让莱特在卢安市民心目中印象深刻。

    莱特对广场招了招手,随后便看向高台中央的那些神官们,他注意到了后者眼神中的恐惧和紧张,但他的表情毫无变化。

    他将手按在胸口,庄严地起誓:“我是圣光新教的大牧首莱特,我在此以圣光的名义起誓,将保证这场审判的公正和真实,保证它符合塞西尔神圣的法律,人民将监督我在这里的一切言行。”

    这场必将被载入史册的“公审”开始了。

    不少人在一开始认为这场审判会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刑罚表演”,认为那些卢安神官会很快被绑在火刑架上,然后被一把火烧个干净,就像他们曾对很多无辜者做的那样,但事实上,这场审判严格遵守了塞西尔的法律。

    塞西尔的法官和其他审判庭成员们清晰明确地指出了那些卢安神官的一条条罪状——侵占民众财产,残害无辜生命,蒙骗人民,亵渎圣光……,随后一个又一个大家熟悉或不熟悉的平民被塞西尔士兵带到了台上,他们去当面指证那些神官,确认那些罪状,审判庭又当场出示了那些从大教堂中找到的账目、档案以及神职者们的往来书信,尤其是来自北方教会的“异端清缴命令”,来确认所有罪行的真实性……

    人们怀着一种异样的情绪关注着这场审判,他们原本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那些卢安神官被立刻烧死——这是一种简单直白的复仇心态,但随着审判进入“当庭指证”环节,他们感受到了一种比单纯复仇更加鲜明有力的情感。

    他们想看着那些卢安神官被定罪,被确认了所有罪行之后永远钉在耻辱柱上。

    他们想听到法官宣布那些曾被随意烧死的人是清白的,想听到那些曾被鞭打,被斩去手脚,被烙上罪印的亲朋好友是无辜的。

    他们不仅仅想要发泄,不仅仅想要复仇,他们想要一个公道。

    这是在这个世道上对平民而言最难得到的东西。

    一个坡脚的女人被士兵扶到了高台上,这个女人的腿是被教廷骑士打断的,她让人们看着她那畸形的腿,控诉着那些凶残的教廷骑士仅仅因为她不小心踩到了牧师的长袍,就下了这种毒手。

    一个老妇人带着自己的儿子到了台上,她的儿子不能开口讲话——因为神官下令割掉了那个年轻人的舌头,罪名是“妄自议论圣光原典中的神圣字句”……

    这场审判注定会持续上一整天。

    在广场边缘,教堂区高高的城墙上,高文与琥珀一同注视着审判的进行。

    “那些神官最后都会被判什么刑?”琥珀好奇地看着下面,“感觉罪状和证据都格外复杂啊……”

    高文随口答道:“全部绞死,不会有赦免。”

    “……全是绞刑?”琥珀惊讶地看着高文,“这么说一开始就定下了?”

    “按照塞西尔的律法,他们罪行最轻的也要被绞死两遍,而且为了新教的推广,为了彻底清除旧教会的影响,这些死忠分子也不能留。”

    琥珀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样:“……你让他们活到今天,就是为了这场审判吧?”

    “没错,就是为了这场审判,”高文微微点头,“而且不但要有这场审判,它的过程也必须严明公正——哪怕那些神官的每一条罪状都够他们死一次,他们也必须在审判结束之后才能死。”

    琥珀很快便想明白了高文的用意:“是为了确立‘秩序’吧?”

    “确实如此,”高文微微呼了口气,“直接放任那些神官被民众和白骑士们打死,或者在审判的时候直接给他们一把火或许是最简单、最泄愤的处理办法,但如果真那么做了,那就和‘异端审判’没什么两样,这场伟大的战斗也会变成一次糊里糊涂的暴行。无论如何

第四百九十八章 公审(1/2),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